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769【回国】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朕!

回航的路途中,如果有什么不相同,就是好望角的附近多了个补给站。

这破地方被荷兰人占了,管事儿的叫范里贝克。带着一条船被扔来,刚开始还得亲自种地,勉强安顿下来之后,赶紧去附近抓黑人来帮忙,如今甚至在开挖引水渠了。

黑人实在太蠢,只能做底层免费劳工,想展为港口城市,还得要更多亚洲人才行。

范里贝克已经给巴达维亚总督写信,让对方流放一批爪哇土著过来。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就会有上百个爪哇人,因罪大恶极而被判死刑,总督仁慈改为流放开普敦。

开普敦,就在眼前。

此时连村落都算不上,就一群形同流放的荷兰佬,整天鞭打着黑奴在那儿干活。由于补给困难,粮食无法自足,黑奴也不敢抓太多,反正就破破烂烂的海边小寨子。

谁又能料到,它最后竟变成一国都?

好望角还是那么可怖,暖流和寒流在此交汇,海里的水文环境极为复杂。强劲的西风急流,毫无遮拦的刮过大西洋,常年暴风雨交加,惊涛骇浪不断。

偶尔还会遇到杀人浪,浪高可达20米,能连人带船的物理上天。

因此来往的船只,为了避开杀人浪,基本不会选在冬季穿越好望角。冬季的好望角,海水就像被煮开了似的,杀人浪和旋转浪叠加在一起,整个海面都在疯狂涌动翻滚着。

在大航海之初,人们对好望角还不熟悉,现在已经渐渐摸清楚情况。

当然,还得看脸。

比如著名航海家迪亚士,去时是在相对安全的夏天,结果遇到狂风大浪,运气好被推到岸边才侥幸活命。回航的时间在冬末,正处于好望角最凶险的季节,结果迎接他的却是风和日丽。十多年之后,迪亚士终究还是死在好望角,整个船队都被杀人浪给湮没,而他选择的正是最适合的季节。

中国船队此时运气极好,附近海域最大的浪头,也只有四五米高而已,非常适合穿越好望角。

“哇喔!”

英国的乡下少年约翰,带着小伙伴托马斯,竟然抓住缆绳欢呼起来。

这两个家伙,或许是出身较低,并没有英国人的傲慢。

相反,勤劳朴实,做事卖力。

上船之后,他们就请求做水手。当然不是正经水手,也就帮着洗甲板而已,单调劳累的工作,两个少年干起来却非常开心。

又一个浪头打来,把船只掀起好几米高。强劲的西风吹送着,如果不抓住东西,在甲板上根本站不稳。

天空不断有水落下,也搞不清是下雨,还是落下来的海水。

约翰被淋得浑身湿透,仰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感慨大喊:“太壮观了,如果留在英国,肯定见不到这种场面!”

托马斯的耳中,只有风浪声,吼叫着问:“你说什么?”

“降帆,副帆全部降下来!”

水手当中的头目,一边嘶声喊叫,一边比划着手势。

一顿折腾,终于平安过去。

查尔斯王子也在甲板上,这货喜欢刺激和冒险,又喜欢学习各种底层技能。估计抵达中国的时候,他已经是个合格的水手了。

“国王陛下!”

两个乡下少年,连忙对查尔斯行礼。

这位查尔斯王子,在父亲被处死之后,曾被苏格兰贵族拥立为国王。

不是英国国王,而是苏格兰国王!

查尔斯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同时又感到心有余悸,笑着说:“这就是好望角,人们永远不能征服它。”

托马斯立即拍马屁:“陛下勇猛无畏,可以征服一切!”

查尔斯笑着说:“我如果能征服英格兰,就任命你做我的卫队长。”

托马斯高兴道:“誓死效忠陛下!”

情况很扯淡,两个伦敦乡下少年,都属于英国的新兴乡绅阶层。正是这些乡绅,推翻了老国王统治,还把老国王给宰了。

可他们接触查尔斯王子之后,立即选择刻意巴结。不管今后结局如何,认识流亡的王子,终归不是什么坏事儿,稍不注意还能做从龙功臣。

当然,查尔斯也自有其人格魅力,轻轻松松就能折服两个乡下少年。

反观克伦威尔的长子,也叫查尔斯(查理·克伦威尔)。这货却是个享清福的,军事和政治能力都极为平庸。历史上,他确实继任了护国公,为了获得议会支持,还重新放权给议会。在议会的拥护之下,都没能挺过一年,军队和百姓叛乱四起,吓得议会连忙恢复君主制。

历经磨难的查尔斯王子,后来被请回英国复辟,那治国手段堪称老油条。

加冕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赦免当初的造反派,只杀了九个亲手签署他老爹死刑令的家伙。其余乱党和贵族,全部予以宽恕!

接着,又保障大贵族和乡绅阶层,在造反期间获得的一切财产。

再团结议会,让议会掌握财政大权,误打误撞的将包税制,改革为更先进的议会财政制度。

后来的英国光荣革命,将这种财政改革深化,彻底奠定英国崛起的经济基础。税制改革之后,英国的税收总额翻了三倍,老百姓却为此欢呼雀跃,因为交税负担大大减轻了——在改革之前,有中间商赚差价,银子都进了包税商人的腰包。

就连被乱党拍卖的王室土地和财产,查尔斯也懒得收回来,这让无数人对他感激涕零。

最后,又借口天主教徒谋反,全面驱逐议会里的天主教徒,赢得广大新教徒的忠心拥护。

大贵族、乡绅、市民、自耕农、教会……英国的各个阶层,都一致认为查尔斯是个英明君主!

很多事情,克伦威尔一生都无法做到,查尔斯却能在谈笑之间搞定。

然而,查尔斯的称号,终究还是“快活王”。局势稳定之后,就再次变得吊儿郎当,只在对外战争时显得强硬且富有谋略。

“过来帮着升帆!”一个中国水手喊道。

“来了!”

查尔斯王子连忙应答,欢欢喜喜跑过去,两个乡下少年也赶去帮忙。

船队绕过非洲大陆南端,无惊无险的来到东非。

在马达加斯加岛上,一群中国士兵,已经名义上拥有台湾那么大的地盘。可还是跟返航的船队错过了,船队是沿着海岸线前进的,如果不是为了躲避风浪,一般不会在马达加斯加西岸停靠。

继续往北航行,再次拜会阿曼国的赛义德。

大概一百多颗椰枣树苗,被栽植在木桶当中,悉数搬到中国人的船上。

这玩意儿齁甜,甜出糖尿病那种甜。

但古代人不会嫌弃啊,糖类属于奢侈品,可谓是越甜越好。而且,椰枣甚至可以做主食。树干、树枝、树叶,全部都有经济价值。

来的时候,赛义德就用椰枣招待中国使者。

张瑞凤等人对椰枣非常惊艳,当即就买了许多种子,又下订单购买150颗椰枣树苗。

这玩意儿耐高温、耐水淹、耐干旱、耐盐碱,能种植在山坡、海边和沙漠。可惜不耐严寒,低于零下10度会被冻死,否则可以种植在河套沙漠当中。

目送椰枣树苗上船,赛义德指着随行的葡萄牙船只说:“中国使者先生,你们怎么跟葡萄牙人在一起?”

张瑞凤解释说:“这是葡萄牙的外交船只,葡萄牙国王派遣使者,想要拜访我国皇帝陛下。”

赛义德没再咬着不放,说道:“你们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又攻占了一座葡萄牙城堡。北方大平原,我也全部吞并了。现在我有充足的财力,想要在中国订做十艘战舰。当然,先订做五艘,如果让我满意,再付钱造剩下的。”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有银子,一切都好说。”张瑞凤非常高兴,毕竟给造船厂弄到了大订单。

赛义德也是没办法,阿拉伯人虽然会造船,但海战性能却远远不足,而且大口径火炮也严重缺乏。这货收服海盗之后,主动前往印度沿海,劫掠葡萄牙的来往商船,结果被葡萄牙聚集舰队暴揍一顿。

无奈之下,赛义德便有了想法,花钱请中国人打造战舰。

外国订单嘛,赵瀚当然愿意接,但质量就不能保证了。百年巨木想都别想,木材也不可能泡制十年之久。

如果不找中国帮忙造船,赛义德就要自己慢慢攒,花费几十年的时候,才终于打造出一支舰队。到时候,一跃成为印度洋小霸王,把葡萄牙商船打得绕着走。

离开阿曼之时,中国使节船队上,又多了三十几个阿拉伯人,这些家伙是带银子去中国船厂的。

下一站,在印度的巴塞因港停靠。

这里是比贾普尔国的领土,表面承认莫卧儿的宗主地位,但私底下却是小动作不断。

就在此国,一个20多岁的印度教青年,正举兵反抗莫卧儿和比贾普尔。

一个印度教小领主家的少爷,中级军官而已,却敢同时反抗两个大国。而且队伍不断壮大,再过一年,甚至同时攻打四个国家,在四个国家的边界反复流窜。

几年之后,战果继续扩大。杀了比贾普尔国的统帅,杀了莫卧儿副王的儿子,夺取莫卧儿的海滨城市苏拉特,迫使莫卧儿军队撤离德干高原。

期间,这个青年一度被莫卧儿诏安,割让23个城堡和大片土地,换取莫卧儿王朝的地位承认。可莫卧儿皇帝出尔反尔,想要诱杀他。这青年成功逃走,接着跟莫卧儿打了三十多年,打得莫卧儿财政彻底崩溃,最终建立了自己的国家。

这个青年,叫贾特帕拉蒂·西瓦吉,几百年后被誉为“印度海军之父”。

中国船队靠岸之时,西瓦吉正带兵杀过来。

一群装备精良的比贾普尔士兵,被衣衫褴褛的印度教起义军,杀得狼狈逃到葡萄牙城堡请求庇护。

“打仗,这里在打仗!”查尔斯王子兴奋呼喊。

禄天香已经没了打仗的兴致,说道:“此国正在战乱,暂时不要补给了,去南方挑一个更安全的港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