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套路爱情

关灯
护眼

第八章1.我想我可能需要补充一点胶原蛋白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套路爱情!

1.我想我可能需要补充一点胶原蛋白

废话又没有真烧额头当然不烫,路佩佩在心里腹诽着,但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重病缠身

娇弱无力的样子,掐着嗓子细声细气儿道:“吃了点药,现在已经退烧了。”

“额头上都是虚汗,我去拿把毛巾给你擦擦。”林栋触到了路佩佩故意洒在额头上的水珠,

微微撅起了眉头,脸上似乎浮现了一丝心疼,言毕就起身进了卫生间。

三分钟后,路佩佩的额头上已经多了一块厚厚的热毛巾,林栋还不满足,摸了摸路佩佩身上盖着的薄毯又有意见了,直接把路佩佩床上叠着的一床超厚的,冬天才盖的,路佩佩平时都当靠垫靠的大棉被直接扯了过来,也盖在了路佩佩身上:“感冒的话,捂一捂出点汗就好了。”

接着,连屋里的空调也关了……

虽然盛夏已过,但这几天正好碰上秋老虎温度也不低,这又是薄毯又是厚被子外加热毛巾的压在路佩佩身上,没两分钟她就热的简直要透不过气来了,又有苦难言,只好哀求着林栋早点走:“好了总裁大人,您看也看到了,我是真的病了,没故意不上班。您可以走了,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会儿。”

“听说病人的心灵最容易孤独,需要人陪伴。”林栋居然一本正经的思考了一下,答到。

“我真的不孤独,我更需要安静。”路佩佩欲哭无泪,她现在只需要林栋立刻、马上、火速的离开,她自然就好了……不然再等一会儿,她就算没感冒,说不定也要热中暑了。

“安静?这个简单,我不说话就好了。”说着,林栋已经自来熟的坐在了路佩佩床旁边的化妆凳上。

路佩佩这个房间,虽然是江铃兰家腾出来的客房,但路佩佩还是少女心的把房间里贴满了各种粉色贴纸、堆满了各种玩偶布娃娃,连林栋此刻坐着的化妆凳都是粉色心形的,林栋一身西装革履的坐在这片粉色的海洋中间,显得格格不入极了。他自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还一脸兴趣盎然的四下打量着这个房间,目光在扫到路佩佩挂在立式衣帽架上的粉色波点BRA上面时终于有些不自在了,白皙的脸上似乎漂上了一丝红晕。

路佩佩这会儿哪儿管得了林栋,她只顾着祈祷时间快点过去林栋能快点走了。等林栋把目光又移回到了她脸上,现她的脸越来越红,脸上的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淌,脸上的表情更是焦灼不安时,他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伸出手背触上路佩佩的额头,感受了下温度后语气有些担心:“有没有温度计!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量一下。你的额头好像又开始烫起来了。”

喂,要放这么厚一床大棉被在你身上你也烫啊!路佩佩在心里不爽吐槽着。但她现在热的实在有些神情恍惚了,没有力气搭理林栋,随手指了下身后的柜子,想想让林栋给自己量量体温也好,这样她就可以说已经退烧了没事了让他快点走……

可缓了一会儿又觉得有点不放心,偏过头当眼角的余光再次扫到林栋,现他根本没找对自己指的那个抽屉位置,现在正脱了鞋站在化妆凳上准备拿格子置物柜最上方摆放的那个粉色收纳盒时,整个人都吓了一跳,那个盒子里可埋藏着她在皓雪工作室的所有工作档案……

“不要!”说时迟那时快,路佩佩已经从床上弹跳了起来,一个箭步上前,扯着林栋的衣角就是猛然一拽,林栋本来就站得不太稳,被路佩佩这么一拉,整个人直接从凳子上歪倒了下来……

就这样,路佩佩眼睁睁的看着林栋高大的身体直直朝自己压了下来……

接着,林栋温热的唇触到了路佩佩的额头,路佩佩傻愣愣的看着林栋的脸以零点零零的最近距离的停留在自己的眼前……

整个世界都寂静了……

因为怕撞到路佩佩,林栋摔倒的时候本能的把路佩佩裹进了怀里,此刻路佩佩枕着林栋的胳膊,感受着林栋硬邦邦的胸肌,整个人更是燥热的像一团火要灼烧起来,路佩佩穿的是那种薄的两件式夏日睡衣,跌撞的过程中可能不小心掀起了上衣衣角,林栋怀抱着她的手掌此刻正摩挲着她那光滑的背部肌肤,路佩佩甚至能感受到他掌心里的温度和因为长期健身而留下的略微粗糙的手茧……

好一会儿,路佩佩才想到要推开他,没想到推了两下他却一丝不动,似乎还有点懵,望着路佩佩的眼神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路佩佩被他紧紧钳制在怀里动弹困难,小脸因为闷热更是涨的红扑扑的,拳头敲击在对方胸膛上抗议的溢出的一声“林总,放开……”,一点杀伤力也没有,反而有点撒娇的意味。

林栋这才回过神来,溢出“嘶”的一声呻吟放开了路佩佩蹲坐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胳膊查看了一下,路佩佩这才现林栋的胳膊上擦破了好大一块皮,想起方才都是林栋护着自己,自己才没有被压伤,不禁有些愧疚:“我给你涂下酒精。”

“喂!谁让你下床的!”没想到林栋一点也不领情,反而捉住她的手臂就是一顿横眉指责!

“我没事,我已经好了,真的。”这大热天的,她才不要再躺在被窝里,她忙不迭的打掉林栋的手,趴到储物柜前翻找了起来,一会儿后举着体温计和酒精棉球在林栋眼前晃悠着:“你让我给你涂酒精,我就让你给我量体温!”

林栋看了她一眼,沉默的重新坐回到了化妆凳上,算是默许了。路佩佩连忙蹲下身子,蘸了根酒精棉球在林栋的伤口处擦拭起来,没想到刚伸上去,林栋就又“嘶”的呻吟了一声,路佩佩顿时有些紧张,看着林栋因为疼痛略微扭曲的脸,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那贸然的一拉造成的,不禁有些愧疚,想了想探头过去轻轻的对着伤口吹了起来,边吹边细致的用酒精棉球帮林栋擦拭着伤口……

“好点了吗?”终于大功告成,路佩佩抬头问林栋,正迎上林栋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瞪着自己,眸中情绪莫名。路佩佩正有些懵,林栋突然抽走了自己的胳膊,语气又恢复到了平日的不耐:“好了,不用你管了,快量体温,躺被窝里量,你不能受凉!”

……

听到躺被窝里这几个字,路佩佩瞬间悲从心来,恨不得就这样帮林栋涂伤口到天荒地老,但望着林栋那一脸严肃的样子,只好又乖乖爬回了床上……

检查完路佩佩一切正常的体温表,路佩佩以为这下对方该走了吧我都这么正常了,没想到陆佩佩还没喘口气呢,林栋又有了新花招:“烧是退了,但你的样子精神好像还是不太好,还需要再巩固一下,我还是给你熬点姜汤吧!我小时候感冒了,我母亲经常用这个方法给我治病。”

“别,求你,我真的不需要啊……”路佩佩欲哭无泪,内心悔恨无比,自己干嘛要把自己打扮成这幅重病在身的模样?她哪儿不精神了!她精神好着呢现在!她最讨厌喝的除了中药就是姜汤了,那辛辣的味道!这是要她命啊!林栋哪儿是来照看她这个病人的,他一定是来整她的,一定是……

“……”不顾路佩佩的抗争,林栋已经长腿一迈一语不的去了厨房,林栋前脚刚出门,路佩佩后脚就把被子从身上掀掉了,这才喘了口气,在床上四仰八叉像条废狗似的躺着了……

“哎,你是?佩佩男朋友吗?在熬姜汤呐!佩佩呢!”随着一声进门开锁和女人高跟鞋的啪啪声,客厅里传来了大姑那熟悉的吆喝声,林栋不知道说了声什么,接着卧室门就被大姑推开了,路佩佩正躺在床上享受这难得的休憩时光,面对突然闯入的来人还以为是林栋,条件反射的就吓得立马拽过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大姑看着路佩佩这敏捷的身手,表情有些迟疑,“佩佩怎么了,生病了吗?”

“你怎么了?”路佩佩还没来得及回答呢,江铃兰就从自己母亲身后走了进来,坐在了路佩佩的床边。

正巧林栋端了姜汤送进来,江母的目光又转移到了他身上,热情的招呼着:“不如晚上一起吃饭吧!也难得佩佩男朋友来我们家。”

“大姑他不是……”路佩佩听着这一声又一声的男朋友脸都绿了,谁料到林栋居然一点也不拒绝,还厚着脸皮笑着答应了:“好啊!谢谢江阿姨。”

那说话时脸上洋溢的笑容阳光的啊,恨不得要普照大地了!哪儿还有半点平日里的冰块脸高冷范儿,路佩佩暗叹林栋也真是个“演员”,深谙大姑这种中年大婶的审美,加上那帅气的皮囊,活脱脱一斯文懂礼好男友形象,乐的大姑也笑的一朵花似的:“好好,那我现在就去做饭,铃兰你看看佩佩这男朋友多标志多懂事,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带来一个回来就好了!”

“他不是我男……”路佩佩简直绝望了,正要反抗,一碗姜汤已经堵到了自己的嘴边,路佩佩被那味道熏得鼻头痒,看样子马上要打喷嚏了,连忙把碗推开,抬眼正看到林栋一脸笑意的站在了自己面前,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路佩佩总觉得那笑容里似乎带了些得意的意味,又扫了一眼他手上端着的姜汤,路佩佩整个身心都晦暗了,赶紧拒绝到:“放着吧,冷会儿我再喝,这不我表姐还在呢!”

说完扯扯铃兰的衣袖,铃兰马上懂了她的暗示,朝林栋:“是的,我在这照顾她呢,要不你先去客厅看会儿电视,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客人忙来忙去的。”

林栋闻言想了一下,把姜汤放在了书桌上,出了卧室门,铃兰赶紧坐到路佩佩身边,语气焦急:“佩佩,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和林栋这么亲近,你们不会真的复合了吧?”

路佩佩、江铃兰、林栋她们三当年都是一个高中出来的学生,虽然江铃兰比他们要大一届,但对于林栋这样学霸与霸道同时齐名于校的特殊人物她还是印象深刻的,再加上路佩佩曾经和林栋的那场孽缘她已经从路佩佩口中听了不下百遍,更是了如指掌,此刻看到男主角居然跑到自己家里来了,也奈不住好奇心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路佩佩只好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和江铃兰讲了一遍,听得江铃兰小嘴张的老大:“啊!这……你们老板这么严苛,请假还要亲自过来查下员工是不是在装病!……太可怕了……所以说不要去给林栋当下属啊,他从小就是个变态啊!”

……

晚上江母做了一桌子好菜,路佩佩看着那酥酥脆脆的椒盐虾、香气四溢的栗子焖鸡、还有那自己最爱的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开的油光可鉴的红烧猪脚……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一筷子就朝那块最肥硕的猪脚伸去,刚夹到碗里还没来得及吃呢,没想到瞬间就被旁边飞来的一双筷子给夹走了,抬起头来正看到林栋面无表情的啃着她垂涎的那块大猪脚,边吃还边不忘嘱咐她:“生病了还是不要吃那么油腻的,吃点清淡的吧!”

“我想……我可能还是需要补充一点胶原蛋白!”路佩佩望着那块肥猪脚,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不用,你已经很美了!”林栋眼都不眨的回到。

“呃……”这真是一个让任何一个女人都无力反驳的回复啊!可她真的好想吃那个大肥猪脚啊!路佩佩嚼着口水闷闷不乐的转移回了视线!算了!忍忍!再忍忍!不就一顿饭嘛!路佩佩愤愤的想着,苦着一张脸把筷子伸向了一旁的大白菜。

结果林栋和路佩佩这一唱一和的,逗得江母呵呵大笑了起来,望着林栋,一脸兴致勃勃的探问着:“小伙子好像和我们家铃兰也认识,以前是同学吗?”

“哦,是的,和佩佩,铃兰都是高中同学。”林栋放下筷子,一脸认真的回答着江母的问题,那谦恭的表情,跟在听名师讲堂似的,路佩佩心理暗骂这小子就是一披着狼皮的羊,平日里见谁都一副不放在眼里的模样,此刻不知道什么神经突然开始装听话懂礼好学生了。

“哦哦哦,同学情谊,那敢情好,那小伙子现在在哪儿上班呢?父母都做什么工作的呢?”江母又接着问,看来对林栋的八卦之心早就熊熊燃烧了。

“大姑!”

“妈,你这是在干嘛?”眼见江母的话题似乎有点超纲,江铃兰和路佩佩同时叫了起来。

“嗯,现在和佩佩在一家旅游网络公司上班,家父就职于华泰百货公司,家母在AC视频网。”林栋轻描淡写的把自己和父母的工作单位介绍了下,全然不提自己虽然和路佩佩一家公司,但路佩佩是实习期还未过的小员工,他是大BOSS,更不提自己的父亲在华泰百货的职务是CEO,母亲则是AC视频网创办人,路佩佩望着林栋自然而然的表情,和微微一笑的嘴角,有些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哦哦哦,原来是佩佩同事啊!父母的工作也挺稳定的!挺好挺好!”江母满意的点点头,又继续叨叨了下去,“不要怪阿姨啰嗦啊!我呢,是佩佩的大姑,也等于佩佩的半个母亲,佩佩家住的远,十四五岁上高中的时候就一个小姑娘来了北京,人生地不熟的都是一个人慢慢摸索过来的,这姑娘的性格呢又倔强,轻易的不肯向我这个大姑求助,直到前阵子大学实习在外面找了房子住,结果你知道怎么着,衣服行李都被小偷给偷走了!你说有多吓人!才跑到了我这里来住,不过现在好了,看你也是个靠谱的男孩子,有你陪着她我就放心多了……”

“大姑您误会了!”眼见舅妈越说戏越多,佩佩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被小偷偷走了衣服?”像是故意想堵住路佩佩的话,林栋突然抓着路佩佩问了。

“呃,已经过去了,没啥!衣服行李都已经找回来了。”其实是因为金项链占据了沈家别墅,自己匆忙逃出来才没带衣服行李。因为怕大姑担心所以隐瞒了事实真相只说被小偷偷走了,好在后来金项链入了狱自己又去沈家别墅把东西都清理了回来,但自己也是万万不敢在那里继续住下去了。但此刻突然被大姑提到这茬,因为撒了谎,路佩佩不禁有点心虚,随便搪塞了林栋一句。

林栋撅了下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后又开始了个话题:“你明天还需要请假吗?”

“啊?”

“如果身体还是不舒服,明天再请一天假也是可以的。”

“不,我身体健壮着呢!我不用请假了,我真的好了!你现在让我去参加八百里跑步竞赛都行!真的!”路佩佩刚想答应,又觉得这个奇葩不会又想来家里照顾她一天吧,吓得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林栋望着路佩佩,嗤笑了一声,低下头继续吃饭去了。

吃饱喝足后终于送走了林栋,路佩佩觉得这一天下来自己已经累得完全是个废人了,简单的洗漱完后就准备上床就寝了,临睡前又觉得有点口渴,跑到客厅饮水机前接水,突然听到隔壁屋的江铃兰好像在跟谁打电话,似乎是遇到了一些事儿,一向温柔恬静的江铃兰居然冲着话筒急急吼了一句:“你再这样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江铃兰最近似乎谈了个男朋友,江铃兰的性格不像路佩佩,心理藏不住事儿,有什么说什么,江铃兰口风紧,凡事儿爱藏在心里,就算如此,前段时间路佩佩还是从江铃兰频繁接听的电话,时不时多出的花啊项链啊什么的小礼物中探出了一些端倪,江铃兰架不住路佩佩的死死逼问最后还是承认了,是有那么一人,只是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还没到谈婚论嫁那一步,未来怎么安排还有些迷茫,所以现在江铃兰还不愿意公开。

好奇怪,现在谈恋爱都流行说这种死来死去的情话了吗?路佩佩也就听到了那么一句,虽然心理有些疑惑,但也没多想,端着水杯摇了摇头就又回到了自己屋里。毕竟谈恋爱嘛难免有些情绪激动的时候,不然就不叫爱了。

虽然全身都感觉到疲累,路佩佩躺在床上却也不能做到马上入睡,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干脆拿起手机刷起了微博,看了下最新留言,无非又是一些情感求助,什么“我前男友和我分手后立马有了新欢,我苦苦哀求终于劝得他回心转意,他却要求我做他的炮(pao)友还不准告诉他现女友,我该怎么办?”、“老公要把我刚生的女儿送人我该怎么办?”诸如此类的总有些让人恨铁不成钢的女人问的傻问题,路佩佩看到这样的留言就觉得无语,这样简单的是非观明显的问题还需要问吗?但她还是挑了两个回答了一下:“分啊!不分留着过年吗?”

虽然她知道就算自己这样说了,问出这样问题的女人一般也不会听她的,这种女人一般自己也没什么主见,劝了也等于白劝也不会改,只知道依附于男人,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们问这些问题也不是为了找答案的,只是希望有人能回答出她心中所想,认可她的观点。

翻着翻着,路佩佩居然现长期没有更新微博的沈好美竟然了一条新博文,没有文字,只有一张照片,上面是一间处于密林深处的茅草屋,似乎是傍晚拍的,所以整个图片的光线有些昏暗,让整个山野都充满了一种幽深阴寒的气息,仔细看去,茅草屋前面的山径上还有一个指路牌,因为照片不清晰的缘故,指路牌上的文字也看不太清,似乎不是英文,整个照片不知为什么散着一种诡异的气息,路佩佩看的心理毛毛的,一个激灵,想了想,还是把这个微博截图给了陆理。

“泰国湄宏顺镇。”室内没有开灯,只有书桌前昏暗的台灯和电脑屏幕散的微弱光芒,映照着陆理一脸凝重的面色,MAC屏幕上沈好美微博上的那张照片被打开了属性栏,从中可以看出摄影者用的手机型号是IPHONE5S,拍摄时间为2014年8月,也就是一个月前。再往下拉,照片的GPS经纬度信息也出来了,看样子这个摄影者拍照的时候没有关闭手机的定位服务功能。陆理打开百度地图,将这个经纬度复制上去点击搜索,照片的真实拍摄地理位置就出来了。

陆理看着这个地理位置了一会儿呆,打开了书桌抽屉翻出了一本牛皮纸笔记本,将刚查询到的这个地点记录在了上面,他一直有一个习惯是把他认为重要的信息全部记录在这个记事本上。

“泰国湄宏顺镇,往这个方向再找一找。”万宝龙钢笔流畅的墨迹在这个地址上画了一个圈,随后,陆理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了这句指令。

放下手机,他有些无聊的把笔记本又往前翻了翻,因为记录了太过资料的缘故,这本笔记本已经有些陈旧了,其实现代人想要记住讯息有太多方式,U盘硬盘网盘什么都要比用这么一个厚重的笔记本要便捷,但他却还是数年如一日的习惯于依赖这样一个厚重的本子,每当把这个本子那串复杂的密码锁锁住,就感觉自己的全部秘密都被锁住了似的踏实。

他的视线在前几张页面上停留了下来,那上面笔墨有力的写着这样一行字迹:沈好美失踪了,遇到了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

2.

转眼就到了要参加那个让路佩佩闻之丧胆的“美景争先”节目的时间了,一大早的,她就被节目组开车送到了此次活动的第一站“万汇游乐世界”。节目开场设置在“微缩世界”这个园区的音乐大厅里。

“微缩世界”顾名思义就是把整个世界有代表性的景点都搬到了这个园区内,在这里,你可以看到童话般浪漫的欧洲中世纪古堡,也可以看到琳琅满目摆满了商品的美国风情小镇、还可以看到代表那段传奇凄美爱情的泰姬陵,甚至连闻名世界的埃菲尔铁塔、流光溢彩的红磨坊和五彩斑斓的香榭丽舍大道都被搬到了这里。再加上今天是开园的第一天,园区内到处张灯结彩,花车载着各类可爱的人偶喜气洋洋的向着人们招手而过,整个园区都洋溢在热烈欢乐的气氛中。路佩佩受到了感染,情绪也变得兴奋了起来。

主持人在节目的开始还做了一个小型的开园仪式,先便是邀请金主爸爸——此次节日的赞助商代表“云游旅游网”CEO上台致辞,林栋的言和高中时路佩佩无数次在校表彰大会上听他做致辞演讲简直没什么区别,无非就是一些什么“很高兴能在这里和大家相聚……通过我们与万汇集团的鼎力合作,能创造出这样一座被称为奇迹的游乐园,我作为投资方之一感到非常荣幸……希望在以后的路上我们可以越走越远。”之类云云,听得路佩佩直打瞌睡。

接着是“万汇游乐世界”游乐园设计总监上台致辞,陆理上台谈到关于设计这个游乐园的灵感来源时说的一番话,让路佩佩受到了吸引:“我曾经认识一个非常喜欢游乐园的女孩,因为她觉得游乐园是现实生活中唯一还可以看到童话的地方,她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走遍世界上所有的游乐园。所以我设计了这样一个,把世界上所有游乐园的特色都包括其中的万汇游乐世界,想要作为礼物送给她,可惜我再也找不到她在哪儿了。所以,如果要给这所游乐园的整体设计做一个定性,我想是‘等待’吧!就如同埃菲尔铁塔的含义一样: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何时,假若你愿意回头看,我会一直在守候。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等到她回到这所游乐园。”

“哇这也太浪漫了,为了园一个女孩的梦,居然造了这么大一所游乐园,这简直是偶像剧里才有的情节!真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可以这么幸运!”女主持也被陆理的这段话感动了,眼中居然还有些泪光闪闪,果然做演艺的人就是不一样,连眼泪都可以说来就来。

没想到陆理还是个痴情种子,后台的路佩佩在心里暗暗思忖着。但她没有神游多久,因为导演接下来提出的第一项要求,就让她崩溃了:“带小孩?”

“是的,今天的活动主题是“替身爸妈”,嘉宾们将分成男女两人一组,一组安排一个小孩,在活动中你和你的搭档将扮演小孩的爸妈,带着孩子一起闯关,这样的组合家庭才更有冲突性和趣味性。”来参加这场综艺活动的不是明星大咖就是业界名人,导演原本是不想搭理路佩佩这样的小人物的,奈何这个小职员是此次活动的赞助商云游旅游网的总裁林栋硬塞进来的人物,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所以导演又细致的和路佩佩讲解了下这样安排的原因。

“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小孩啊!小孩子哭了很麻烦的!”路佩佩整个人都在反抗,她简直难以想象自己带小孩的后果!尤其是撞上个爱哭闹的熊孩子,她会分分钟控制不住自己把熊孩子给打一顿的!天哪那场面简直不敢想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