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套路爱情

关灯
护眼

第十章 忠犬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套路爱情!

1.忠犬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张豪华的法式真皮金色大床上,路佩佩先是感觉自己在睡梦中脑袋好似老是碰到一片硬硬的东西,忍不住动弹了下胳膊居然感觉似乎也被禁锢住了,终于睁开了眼睛,这才现,自己正枕在林栋的胳膊上,还被他紧紧的揽在怀里,自己在梦中老是感觉碰到的硬硬的东西就是此刻正赤裸在自己眼前的林栋矫健的胸肌……

“啊!”下一秒,路佩佩已经尖叫着手脚并用的把林栋从自己身上踹开,并一把抓过蚕丝被褥捂住了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一颗惊慌失措的小脑袋瑟瑟抖的瞪着林栋,“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对比路佩佩的花容失色,这厢突然在睡梦中被人踹醒的林栋在“啊啊”了两声之后,神色已经镇定了下来,解释道:“那个,昨晚你喝醉了,我把你抱来了这里,你不记得了?”

路佩佩的大脑努力运转着,记忆的最后一秒停留在了这间套房的阳台上……还有那辆南瓜马车……天哪……好羞耻……路佩佩的脸刷一下全红了……昨晚……昨晚……似乎生了一些不该生的事……不!这一定不是真的!抱着一丝丝侥幸的心理,路佩佩迟疑着问了:“我们……那个……生了?”

“嗯。”没想到平日里一向霸道跋扈的林栋,此刻居然像一条见到主人的小狼狗似的温顺的看着路佩佩,似乎还有些害羞,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行,这段关系一定不能继续下去,路佩佩当即在心中做了一个决断,立马开口道:“那个,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也懂的。”

“老婆。”谁知面前这头小狼狗完全没听自己在讲什么,就突然冲着自己喊了一声,那声音软软糯糯的,跟蹭着主人腿边哼唧要吃的小狼狗似的。

“你……你乱喊什么!”路佩佩瞪着一双眼睛。

“我们不是和好了吗?”小狼狗丝毫不动,一双眼睛似乎还有些润润的。

“啊?”路佩佩这才有些明白小狼狗的意思,所以在这家伙的眼中,自己现在和他的关系是复合了,就因为昨晚一不小心亲密接触了一下。

“和好了,当然要结婚了,你迟早都是我的老婆了,所以不如提前喊?”这家伙的脑回路……也扯的太远了一点吧!

“喂!林栋!”路佩佩总算是明白了林栋的意思了,看样子昨晚的一夜缠绵,让这家伙对自己的心又死灰复燃了,不行,这个念头坚决得扼杀!扼杀!想到这里,路佩佩立马把脸板的跟放南极冷冻了一下似的,语气尖酸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我们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能代表什么?”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我也觉得这种事应该结婚后才能生,但是现在已经生了,你放心,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我誓!”没想到小狼狗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仅不为路佩佩的话所动还换上了一副忠犬面孔,信誓旦旦的举着手冲着路佩佩起了誓言!天哪,这完全是在鸡同鸭讲嘛!还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真是没想到啊!这小狼狗的心里居然住了一个老古董!

“别别别!你千万别誓!”路佩佩慌忙阻止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和复合根本没有关系,结婚什么就更是太远了,就像很多成年男女一样,寂寞了就互相抚慰一下,不需要放在心上的,你懂了吗?”

“路佩佩,你的意思是,我只是你的肉体安慰?”林栋这才明白路佩佩的意思,脸上的表情立马凝重了下来,望向路佩佩的眼神里风云变幻,半晌后,才有些艰难的开口,“你把我当什么了?”

“你也可以只把我当做肉体安慰啊!我们互不相欠啊!”路佩佩摊摊手,一脸的无所谓,一副自己也很有理的样子,不然呢,不然还要怎样呢?

“好,是你自愿要当我的肉体安慰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林栋的目光瞬间森寒了起来,英俊的脸也因咬牙切齿有些扭曲,温顺小狼狗立马变成了残暴小野狼,说着就朝路佩佩身上扑去,含着路佩佩的双唇残暴的啃噬了起来,那样子,像是要把路佩陪整个人生吞活剥。

“啊,你干嘛!”路佩佩受到了惊吓,狠命的捶打挣扎起来,奈何男人的力气太大,她只好狠狠的大力对着男人的唇角咬了一口,对方吃痛这才总算松开了她。

不知什么时候,路佩佩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望着林栋的眼神慌张又无措,全然没有了平日里尖牙利齿的难驯小野猫模样,似乎是真的被林栋方才的失控反应吓着了。林栋突然有些心疼起来,舔了舔被路佩佩咬伤的嘴角血迹,轻叹了口气,哑涩着声音道:“对不起。”

“林总,起床了吗?节目组在喊你吃早饭了!”门外突然传来工作人员的敲门声。

“啊!”路佩佩吓了一跳,慌忙跳起身裹着薄被就躲进了一旁的大衣柜里。

“哦!好,我马上就起来。”与路佩佩的慌乱相比,林栋就镇定多了,冲外面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声,就淡定的下了床,走至路佩佩躲着的衣柜面前,拉开柜门:“你这么怕做什么,这是我的私人套房,没有我的允许,他们不会随便进来的。”

“你你你,快把衣服穿起来!”先映入路佩佩眼帘的就是林栋的精壮胸肌,吓得她连忙捂住了眼睛。

林栋轻笑了一声关了衣柜门,打开另一扇衣柜门从里面翻出了一套新的内裤袜子和西装西裤,这套高级套房是游乐园专门为他准备的私人套房,以方便他来园里工作休息用,他喜欢安静,所以整个顶楼楼层全部封锁只供他一人使用,还配备了专门的安保和服务人员,里面更是根据他的生活习惯贴心的准备了一应俱全的生活用品。

林栋穿好了衣服去卫生间洗漱完毕后,正准备敲柜门喊路佩佩出来,视线却落在了他与路佩佩昨晚一夜纠缠凌乱散落了一地的衣物上面,想了想他把路佩佩的衣服一件件收集了起来,又跨步走上了阳台,捡起了路佩佩落在南瓜马车座椅上的礼服裙,目光却在掀起礼服裙,看到坐垫上铺的白色绒毛毯上那一小块暗红色血迹时凝住了,面上表情骤然凝重了起来,片刻后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悄然浮上了嘴角。

“你可以出来了,我穿好衣服了!”终于收拾妥当,林栋冲着柜门敲了两下。

“穿好衣服你就出去啊!你下去吃饭啊!”路佩佩恨不得立刻马上把林栋给赶走。

“我等你一起!”林栋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我怎么能跟你一起出去!被节目组看到这一大早的,我从你的卧室里和你一起走出来还以为我们俩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呢!你先走!我再偷偷溜出去!”路佩佩急了。

“你放心,我们俩之间是很正当的男女肉体关系!”

“林栋!”路佩佩终于忍不住连名带姓的尖叫起了林栋的名字,“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走!我还要穿衣服呢!”

“好吧,那我先走了!”林栋想象了下路佩佩在柜子里面的抓狂模样,不觉有些好笑,又敲了敲柜门,“你的衣服我都给你收拾好放在床上了,你直接去穿。”

半晌,路佩佩听到外面似乎安静了,这才把脑袋从衣柜门里伸了出来,一看林栋果然已经走了,这才从衣柜里跳了出来,走到床前,看到自己的衣服果然已经被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了床上,只是看到显眼放在最上面的自己那套日式可爱小草莓内衣套装时……又是别种滋味在心头……

2.意外

“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大家都吃完早饭了,还穿着昨晚的礼服裙,快去那边换衣服去,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节目组的女编导看到匆匆赶到现场的路佩佩还穿着昨天宴会上的礼服裙,急急把她推进了更衣室。

因为今天的节目主题是围绕“武术”展开的,所以节目组给嘉宾们准备的是一套纯白色的练功服,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出来路佩佩顺便去一旁的盥洗室上了个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抬眼见到镜子里自己身旁竟站着一个一身红色练功服,头被利落的全部梳上去扎了个大光明马尾的漂亮女孩,那妩媚中带着一股英气的熟悉眉眼,不正是金敏嘛!

“哎!你!”路佩佩的问话还未说出口,金敏也已经看到了路佩佩,惊喜的握住了她的手叫了起来:“咦,你怎么也在这里。”

“呃,代表我们公司员工参加了这次节目。”因为昨晚的事儿,路佩佩再见到金敏总觉得有点心虚,并没有像金敏那样兴奋,音量也比平时小了很多。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我是我们公司安排的做这期活动的神秘客串嘉宾,因为是客串嘉宾所以只会拍摄今天一天,所以你昨天没有见到我。”金敏还沉浸在突然见到路佩佩的兴奋里,拉着路佩佩讲个不停,“对了,我也是刚看到这个活动的嘉宾名单,没想到林栋也来参加活动了,我们这可以算偶然相遇吧,对了,路导师,分手后偶遇前男友我应该注意些什么呢?”

“呃……你自然点做自己就行……”看着金敏提起林栋两眼放光的样子,路佩佩更是觉得愧疚极了,随便搪塞金敏了一句,就忙道,“快走吧!节目要开始了!”

“万汇游乐世界”在园区内兴建了一个大型的运动馆,里面设计了勇者攀岩、室内拓展、8D电影院、真人CS对战、智勇大冲关、丛林狩猎等激情有趣的项目,今天的节目就在其中的武术馆进行。

开场女主持例行惯例先介绍了各位嘉宾,当然重点介绍了今天的特别嘉宾功夫女星金敏。

第一单元的活动主题是“女子防身术”。先由金敏来教在场的几位女嘉宾学习几招简单的“女子防身术”,接着再实景演绎一番,看女嘉宾到底能不能成功逃脱出来。

“先,我们需要一个男嘉宾饰演一下歹徒,让大家现场看看可以用什么招数擒拿罪犯。”金敏英姿焕的站在女主持身边,很有点巾帼英雄的风采。

路佩佩脑子里猛地腾起一种恶作剧的欲望,突然就把身边的林栋往前台上推了一把:“你上。”

“喂,你!”猝不及防的林栋这边还在对着路佩佩皱眉瞪眼,那边已经被眼疾手快的主持人捞到了身边:“好了,林总已经先站出来了,那么就由林总扮演这个歹徒吧。”

林栋无奈,只好一脸不爽的站在了舞台中间,金敏看着林栋上台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欣喜又有些担心:“你真的可以吗?”

“没事。”林栋此刻正对路佩佩把自己推上去不满,对其他的事儿都心不在焉。

表演正式开始,金敏装做走夜路的女学生走在前面,林栋扮作的“歹徒”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突然,“歹徒”伸手朝前面女学生的肩上搭去,早已防备多时的女学生已经顺势抓过了歹徒的手,并迅速向下扣压对方大拇指,趁其手指被折一个小擒拿手就把“歹徒”撂倒在了地上。

林栋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已经重重摔倒在了地上,他吃痛的捂着被折的手指哀嚎了起来。金敏有些慌了,忙蹲了下去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林总还能坚持吗?要不换个人?”女主持也关切的围了上去。

林栋见这一个两个的都知道围上来关心自己,就路佩佩一个人远远的站在一边,像啥也没看到似的动也不动,心中顿时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推开金敏站了起来,逞强道:“没事,继续吧。”

“真没事吗?你打不赢我的。”金敏还有点不放心。

“没事,我一男人!”林栋咬牙。

演练继续,林栋这次改变策略,先朝着金敏的腰部搂去,果然靠着男性力量上的优势,直接将金敏抱了起来,谁知金敏在空中挣扎了两下,挣脱不了林栋的束缚,直接弓起一脚朝着林栋的下面踹去……

这酸爽……

林栋瞬间丧失战斗力,立马松开了金敏,呻吟着捂着自己的裆部吃痛的蹲了下来……

“林栋,我错了,我不该那么用力的。”金敏望着林栋痛苦的样子,心理那个懊恼。

“林总还能坚持吗?要不换个人?”女主持再次关切的围了上来。

林栋用眼光的余光偷瞄了一下路佩佩,对方依旧像没事人似的远远的站在一边,仔细一看,似乎还轻蔑的撇了撇嘴角。

“继续吧!”林栋冷笑着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道。

“啊!”金敏为林栋的固执感到有些心疼,想了下还是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就不做实景演绎了,直接步入我教她们动作详解的步骤吧!反正其实效果也差不多。”

“那就这样吧!”林栋一点也不在乎金敏要怎么教,丢下这句话就直接下场走到了路佩佩身边。见路佩佩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淡模样,心中很是不甘,便凑到路佩佩的耳边轻轻来了一句:“刚才的招数都会了吗?你可得好好学,我可不希望你遇到任何危险。”

其实林栋原本想表达的是一句关心,但这话说的时候带了些自己本身的怨气,出口的时候就带了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听起来完全不是那个意思了。

“……没事别随便咒我……”路佩佩果然接收到了错误信号,翻了个大白眼。

……

接着,女嘉宾们在金敏的手把手耐心教学了半天后,终于也练得有些模样了,终于实景演绎开始了。

剧情内容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你一个人在家,突然有人敲门,原来是个送外卖的伪装的歹徒,这时你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就路佩佩那头脑永远比别人慢半拍呆头呆脑的性子,刚那一招半式的根本就还没学会,现在就已经要临场挥了,路佩佩听着越来越急的敲门声,终于灵机一动,朝着门外大吼了一声:我没点外卖,你回去吧……

全剧终……

“红队不按剧情出牌,犯规。”主持人直接给了黄牌警告。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成,再来一次,我一定好好演,之前那段剪了吧!”路佩佩想着就这样还没努力过就被判决了失败,还是有点心有不甘,不禁又跑去哀求主持人,在义正言辞的为刚才自己不务正业投机倒把的行为表示了忏悔之后,终于主持人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剧情重新开始,路佩佩刚给顾凯饰演的送外卖的歹徒开了门,就被擒住了双手,朝里屋床上拖去,路佩佩连忙回想着方才金敏教的如何挣脱被歹徒抓住的手腕的方法,可没想到之前金敏在的时候试着还有效的方法现在竟怎么弄都使不上劲儿……

结果直接被顾凯丢在了床上……

“对了,踹脸!”路佩佩想起防卫大法中还有这个招数,忙挣扎着从床上跳了起来,接着就是飞起一脚用力朝顾凯的脸上踹去,没想到可能因为站在床上,使不上大劲儿,所以踹出的一脚反而直接被顾凯握住,对方顺势朝下一拉,路佩佩就被狠狠摔在了床上,顾凯也直接压在了路佩佩身上,360度无死角的帅脸此刻正近距离逼近路佩佩,路佩佩感觉自己要窒息了……挣扎了两下无效后,路佩佩盯着这张帅的简直要犯规的脸,干脆自我放弃了,算了算了,被这样的歹徒劫色,是自己占便宜了……这么一想,直接两手一摊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我认输了……就让歹徒狠狠的蹂躏我吧,不要因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

这转折来的有点快让人措手不及……

女主持还在懵逼中呢,林栋直接大跨步上台,一把推开顾凯就把被压着的路佩佩提溜了下来。

“你干什么?”路佩佩对林栋这种突然打断自己近距离接触帅哥的机会很是不爽。

“都输了还赖在台上做什么。”林栋说的理直气壮,路佩佩无力反驳,但一靠他太近就忍不住想到昨晚,整个人都不好了。想了下便飞快的踱步站到了离林栋远远的一个舞台边缘角落。

“你还挺好玩的。”顾凯也从台上下来了,直接朝路佩佩的方向走了过来,笑着说。

“好玩?你是真心来夸我的吗?我告诉你你这样我不会开心的,正确的夸奖模式不应是你真美吗?”路佩佩扁扁嘴。

“哈哈哈!”

“只是我有点奇怪,你一下子擒住我手腕的时候,我明明按照金敏教的去做了,为什么就摆脱不了你的束缚呢?”想到这个问题,路佩佩奇怪的问到。

“金敏说的方法其实挺好的,因为人的虎口位置,其实是有空隙的抓不了那么死。想要把手从对方手中抽出,只要往对方虎口相反的方向也就是将双手同时由内往外翻转,这样逃脱掉对方的钳制就容易多了。但是实际操作的话根据面对对手的不同,具体涉及的问题就多了,我练过一段时间的咏春拳,像你这种身娇体弱的女孩,又没有专门练习过武术,先力量上我就占有压倒性的优势,所以如果被我抓住,就算你想用技巧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挣脱的。”

“怪不得我输了呢!”

“不过,像你这样没力气的女孩如果被抓住,还是可以用金敏教的那个招数,双臂向外掰,虽然过程中会有些疼,这个时候对方肯定会下意识掰回来,你如果实在敌不过对方的力气,可以干脆不管胳膊,要知道他现在的双手抓住了你的双手,那么身体必有空隙,你直接飞脚过去踹他的裆部,他措手不及,自然会放开你。”顾凯笑着继续讲解道。

“啊,这点金敏好像也讲过,只是我没挣脱掉你的手就慌了,忘了。”路佩佩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道。

“你应该是你们林总很在意的员工吧。”顾凯抿嘴一笑,突然望着前方转移了话题。

“啊?”路佩佩顺着顾凯的视线望去,正看到一旁的林栋冷漠的眼风扫过来,不禁打了个寒蝉。

第二单元的闯关环节,金敏和武术馆的教练老师们先一起表演一段武术舞蹈,然后主持人再根据这段舞蹈提出相关问题,回答正确答案次数最多的组为胜。

这段武术与舞蹈相结合的舞剧是根据《射雕英雄传》改编的,金敏不愧是学过武术又学过舞蹈的练家子,“刀光剑影”下灵动飞舞衣袂飘飘的白色身影,既演绎出了武术的力又展现出了舞蹈的柔,再加上生动的面部表情,烟雨江南中,一个活脱脱的俏“黄蓉”脱颖而出。

等到“梅超风”出场的时候,整个现场的灯光一下子都暗了下来,漆黑一片中只有一束追光照在一身黑衣面色惨白披头散张牙舞爪的“梅超风”身上,此刻的音乐也随着剧情凄厉起来,跟放惊悚片似的渗人,随着舞蹈演员的动作,一个骷髅头竟甩到了路佩佩脚下,梅超风也随着这个骷髅一下子扑了过来。

“啊啊啊啊!鬼啊!”路佩佩本来就胆子小,又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离的近,被吓得一个激灵,只感觉梅超风的衣袂从自己头上一扫而过,尖叫着的自己脑袋已经被坐在身旁的林栋拨拉到了怀里,并用两只手轻轻的捂住了自己的两只耳朵,整个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虽然当路佩佩意识到这是林栋怀里后还是很抗拒,尤其是想到昨晚的事,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住了想要推开对方的欲望,毕竟和外面的“女鬼”相比起来,还是躲在这里当乌龟安全多了。

半晌,林栋突然推开了她的脑袋,匆匆大跨步朝台上奔去,路佩佩这才坐直了身子,一看室内的灯光已经全亮了,表演似乎结束了,但似乎又有点不太对劲儿,金敏不知怎么躺在了舞台中央,表情似乎很痛楚,周围的演员们都紧张的朝她聚拢过去。

“怎么了?”路佩佩也慌忙奔了上去,金敏似乎摔伤了,正痛苦的捂着右腿呻吟着。

“吊威亚的绳索突然断了,金敏从上面摔了下来。”扮演梅超风的演员此刻也没有了表演时的阴厉感,一脸怕怕的指了指高高的天花板。

“怎么会生这种意外?金敏你还好吗?”路佩佩也吓了一跳,围上去关切的问候着金敏。

“这不是意外。”那根断裂的威亚绳此刻正吊在金敏的身体上方,林栋拿起来看了一眼,整齐的断开处像是被什么利器划过似的,林栋抬头快速目测了下天花板到舞台地面的距离,起码有六七米高,看来金敏这下摔得不轻,林栋的面色阴翳了下去,掉头冲导演组的工作人员匆匆喊了一句,“快叫救护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