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嫡女风华:邪王深疼倾世妃

关灯
护眼

第95章 举手之劳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嫡女风华:邪王深疼倾世妃!

麦念秋自然会帮长孙清流,不用说是一次了,哪怕十次百次,麦念秋也不会拒绝。

“清流,你我之间还用如此客气吗?有什么事你说便是了。”麦念秋非常坚定的望着长孙清流。

长孙清流点点头:“嗯,念秋,我想让你帮我放一东西……”

长孙清流的声音越来越小,在麦念秋耳边说着。听罢,麦念夏很是震惊的望着长孙清流:“这……清流,如此恐怕不好吧?之前这种方法咱们试过了,根本就……”

长孙清流手上的力度加大,将麦念秋再次拥入怀中,许久都没人打扰,长孙清流自然放纵了许多。

更何况,他还要让麦念秋更加相信他,这一简单的拥抱自然是少不了的。

“谁说用过就不能再用了呢?”长孙清流很是认真道:“念秋,此事你只是举手之劳,定也不会暴露,不会有危险的。”

“可是……清流,若真的再次制造小人,就算被查出,可他们依旧可以将一切罪名推到我身上的。”麦念秋很是担心的说着。

毕竟上一次,这种情况真的出现了的。

“不会,这次我会安排好的,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去做便好。”长孙清流很是认真的说到。

“那清流,这件事完成之后咱们是不是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麦念秋深情的盯着长孙清流,这时的她竟然有一丝天真。

长孙清流把头微微侧开,目光有些闪躲:“嗯,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我……”

长孙清流正要让麦念秋心安,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长孙清流和麦念秋瞬间愣住了。

当他们转身时,只见长孙无极泰安帝以及麦念夏正站在门口。

刹那间,空气好像凝结住了一般,没有一人说话,尴尬的气氛下,彼此的呼吸声都可以非常清楚的听到。

泰安帝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长孙无极则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在一旁看着。

“混账!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何体统!”泰安帝很是愤怒的说到。

原来,方才的时候,长孙无极按照麦念夏说的去了皇宫中,告诉泰安帝,说今晚要请泰安帝来府中吃饭以为今日在宫里的事情谢过他。

如此一说,泰安帝自然无法拒绝,毕竟今日在宫里受伤的是麦念夏。泰安帝还没想好怎么去安抚长孙无极。此时长孙无极邀请,他当然会来。可不曾想,这刚到了衡王府,便看到如此一幕。泰安帝如何能不生气?

长孙清流反应过来,连忙推开麦念秋:“这……父皇,不是你想的那样,方才……方才我只是……只是看念秋小姐差点跌倒,才上前扶她的!对,就是这样。”

“哼!”泰安帝冷哼一声,俨然不想听长孙清流的解释。

“若是父皇不信,大可问皇叔和王妃!”长孙清流慌了,可谓病急乱投医了。

泰安帝看向麦念夏:“念夏,他说的可是真的?”

“回皇上,我也不太清楚。”这时,麦念夏走上前去,浅浅一笑:“池王殿下,这……若是你真的喜欢我这姐姐,大可直说的!你二人你情我愿,亲上加亲自是好的。”

听麦念夏如此之说,泰安帝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原本,今日王贵妃和敏妃已经让泰安帝够丢面子的了,而长孙清流又在此做出这等事来,原本长孙清流与麦府便有过节,若麦念夏拿这件事说事,泰安帝的面子可就更加挂不住了。

现在,麦念夏如此之说,倒让泰安帝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池王殿下与念秋姐姐年纪相仿,互相爱慕也是没有什么不妥当的。看池王殿下与念秋姐姐,倒也十分般配。”麦念夏继续说着。

“不是……王妃怕是误会了,方才我……”

“怎么?难不成池王殿下只是想轻薄念秋姐姐不成?”麦念夏倒也没有隐晦,反而直接到:“我看池王殿下不像是这种人吧?”

“自然不是……”长孙清流正要解释,可麦念夏又怎会给他这个机会呢?

“女子的贞洁是何等的重要,若是池王殿下只是想玩玩,那还请池王殿下另寻他人吧,我麦府之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麦念夏义正言辞到,

麦念夏轻松的将麦念秋之事上升到了麦府的份上,长孙清流自然不敢多说。

而泰安帝也不想再去惹麦祁鸣,毕竟麦祁鸣是宰相,且麦府世代忠良,若是此事传了出去,泰安帝的声誉定然是要受损的。

“混账!你究竟是如何想的!”泰安帝再次大怒。

“父皇切莫生气,儿臣……儿臣并未有轻薄念秋小姐的意思,儿臣确实爱慕念秋小姐……”这种情况之下,长孙清流无法否认,他只能想办法让泰安帝不要生气。

“哦?即是如此,方才池王殿下为何要说是我误会了?”麦念夏依旧追问。

“我……方才我只是怕此事传了出去,会损害了念秋小姐的名声,所以故意说了一谎话。”长孙清流着实不知所措了。只得说到。

“看池王殿下对我念秋姐姐可真是一片痴心啊!即是如此,池王殿下可愿一生一世只对我念秋姐姐好?”麦念夏趁机道。

现在,麦念秋与泰安帝都在旁边,问出这句话,麦念夏真是高明。

在泰安帝面前,长孙清流自然不愿承认喜欢麦念秋,毕竟他还想让泰安帝给他赐婚,找一个能辅助他的王妃。而麦念秋则等待着他的回应。

若他直接说了不愿意,那麦念秋定会愤怒不已,而且与方才他所说的爱慕麦念秋的话互相矛盾。

如今,长孙清流能说的只是愿意。

在长孙清流说出口后,麦念夏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看向泰安帝:“皇兄,你看清流和念秋姐姐两人都互相爱慕,是不是应该成全他们二人呢?”

事已至此,泰安帝又怎能说不呢?毕竟麦念秋也是麦府的人,最先动手动脚的也是长孙清流,若他不同意,长孙清流的所作所为自然赤裸裸的成了挑衅。

“呵呵,若真是如此,自然会的。”泰安帝笑着说着,可不难看出,他的笑并非太过自然。

“念秋姐姐不是嫡长女,配池王殿下虽不太合适,但她毕竟也是麦府长女,且池王殿下又如此爱慕于她,池王妃的位置念秋姐姐可以好生做好呀!”麦念夏看向麦念秋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

这会儿,长孙无极与长孙清流才明白过麦念夏的用意。

麦念夏这一招果然厉害!就如此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将池王妃的位置定下了。

若是麦念秋坐上了池王妃的位置,那其他大官之女定然不愿委屈嫁给长孙清流做侧妃,如此,长孙清流要想在朝廷中展,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王妃,如此恐怕不太合常理,我虽对念秋很是爱慕,但这礼节……”长孙清流连忙解释着。

“礼节重要还是念秋姐姐重要?”麦念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望着长孙清流说到。

麦念夏一句话便堵的长孙清流说不出话来。

长孙清流自然不想让麦念秋做池王妃,可方才他爱慕麦念秋的话又说了出口,且他还需要麦念秋日后的帮助,自是无法回答的。

“难得有情人,我想皇兄定也不会阻拦的吧?”见长孙清流不再说话,麦念夏看向泰安帝。

泰安帝虽也不想让长孙清流娶了麦念秋,毕竟麦念秋只是长女,在麦府中也不是太受欢迎,日后他想要展,可就有些困难了。

“若是皇兄同意了,在念秋姐姐出嫁之日,我爹爹定会很是高兴的!”麦念夏拿出麦祁鸣来,泰安帝虽有心让麦念秋做侧妃却不好打了麦祁鸣的脸,便就点点头。

当然,如此对泰安帝而言也不是毫无好处,没有其他人的帮忙,对长孙清流而言也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机会。可以看一下长孙清流的能力,同时也避免了联合众大臣夺权的危险。

总归,经过最近的几次事情,如今的泰安帝对长孙清流还是有些芥蒂的。

“好,那就如此吧!”泰安帝终于松了口。

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麦念夏与麦念秋高兴的很,可长孙清流却难过了起来。他想拒绝,却又怕惹得泰安帝更加不高兴,于是,他也只能是默默的忍着。

稍微瞬说了几句其他话缓解了一下气氛后,饭菜便弄好了,这一顿饭,长孙清流和泰安帝都吃的很是忐忑,由于长孙清流与泰安帝在,便也让麦念秋在一块吃饭。

吃饭中,麦念秋不时的看看长孙清流,一想到她就要成为池王妃,她就莫名的高兴。

饭后,长孙清流和泰安帝便先后离开了。麦念秋正要回房,却被麦念夏叫住了。

“念秋姐姐,如此你可满意?”麦念夏盯着麦念秋,浅浅一笑,若有深意道。

麦念秋自然高兴,想不到麦念夏竟然肯如此帮自己!不过,就算如此,麦念秋对麦念夏的恨意依旧没有消除。

凭什么她明明比麦念夏要大,反而整个麦府的人都叫她大小姐而叫她就直呼其名?凭什么所有人都喜欢麦念夏,而她就成了最后者?她不甘心!她一定要让麦念夏付出代价!

“麦念夏,可真是感谢你给了我这如此好的机会!否则我还真的没法与你直接对抗呢!”麦念秋心里暗自想到,嘴角微微上扬,一抹邪恶的笑容浮现后很快便消失。

麦念秋很快调整情绪,看向麦念夏,拉起她的手:“念夏,可真是要谢谢你了,若是没有你,不用说是池王正妃了,恐怕侧妃我也无缘的了……”

“呵呵,姐姐何必如此?只要姐姐满意就好。”麦念夏反手握住麦念秋的手,尽管她心里很是厌恶:“看姐姐与池王殿下的感情深得很,你二人的好事还是尽早办了的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