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在你左耳说情话

关灯
护眼

47.第 47 章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在你左耳说情话!

此为防盗章

大少爷陪你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 她要是敢这时候提出坐公交车, 等于找死。

上了计程车,莘浅也没了欣赏B市风景的心情跟精神, 一路闭目眼神到Q大,直至看到那个梦寐以求的校门口时, 她的精神才为之一振。

过去一千多个日夜,战战兢兢地不敢松懈一分钟,就是为了来到这里, 莘浅是既感慨又激动。

“怎么不是在这里下车?”莘浅看着计程车司机把车开过了校门口,半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这里离宿舍楼很远, 我们先去宿舍那边,办完报到,你想怎么逛都行。”时诺睁开眼睛说了一句,又闭上了。

看着他眼底下的青色, 莘浅有些愧疚, 要不是因为她,他坐飞机,两小时就到了。

计程车最后是在时诺宿舍楼下停了下来,两人下车, 时诺从后备箱把两人的行李箱拎出来。

“我先把我的行李拎上宿舍,你在这里等一下, 我很快就下来带你去报到。”

时诺交代完就上楼去了, 莘浅站在楼下等了没一分钟, 就有迎接新生的师兄跑过来, “同学,你是新生吗?我来带你去报到。”

“会不会……太麻烦你了?”莘浅有些呐呐地问。

“当然不会。”师兄笑容热情,突然伸手打了个响指,紧接着又有一位师兄跟一位师姐围了上来。

师姐热情地拉着她往前走,开始给她介绍Q大校园。两位师兄紧跟其后,其中一位还把她的行李给“抢”了过去。

莘浅三步一回头地看了看时诺宿舍一楼的大门,考虑到他精神不佳,于是就接受了师兄师姐的帮助。

她刚在报到处填完资料,交完学费,手机就响了。她翻出来一看,心里顿觉不好。

完了,她忘了给时诺信息,让他不用下来了。

“喂。”莘浅接起电话的时候,明显没什么底气。

“你被拐了?”那边的时诺,语气透露着紧张。

即使隔着电话,莘浅也缩了缩脖子,朝他解释了一番,道“你也很累了,就不用过来了,师兄师姐人很好。”

时诺“哼”了一声,道:“你不知道上大学之后,要防火防盗防师兄吗?”

话毕,电话就传来“嘟嘟嘟”的忙音,莘浅一脸莫名,至于这么生气吗?还有,为什么要防师兄啊?

小时候一起住的那个暑假,莘浅已经熟知大少爷脾气的时候,最佳的解决方式就是晾着他,把他晾凉了,气也就消了。

莘浅回到宿舍的时候,除了她,其余三人都还没来。她先朝师兄师姐道了谢,然后开始收拾行李跟打扫卫生。

她这一届算是赶上好日子了,师兄师姐还住在老破小的宿舍,到她这届倒是住上了刚建好的新宿舍。

等莘浅把自己的床位跟公共区域清扫干净,她的室友也陆陆续续到了。

她们三人都是B市本地人,分别叫卓心、诗雪跟叶桐。

虽然她们都是大城市的孩子,但并没有看不起来自D市这个小地方的莘浅,反倒她们得知她是S市高考文科前十名之后,特别崇拜她。因为她们本地人,在招生方面上,会有优惠。

“哇塞,浅浅你真好,把宿舍都打扫干净了。”

莘浅淡淡一笑,道:“我来得早。”

“浅浅,你是我们宿舍的学霸,以后考试,我们三个喝粥还是吃饭,都靠你了。”

“我也不一定会懂,但懂的话一定会教你们。”

都是同龄的女生,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很快就熟络下来。

等其余三人把各自的床位跟行李收拾好,全宿舍开始第一次集体活动,到饭堂聚餐。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老生也还没开学,但正值用餐高峰期,排队打饭的人还挺多的。

莘浅翘以盼地跟着前面的队伍,这时候电话又响了。

“你在哪了?”时诺说话的语气还是有些不爽。

他刚才电话突然没电了,电话就切断了。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没找到充电器,现在又是暑假,他很多同学都还没返校,他的手机在学生当中又属于超高端的,挨个宿舍找了个半天都没借到充电线,最后只能打车去手机店买了一条新的。

等他终于把手机充上电,幻想莘浅因为着急找他,应该会有一轮信息轰炸的,谁知道手机开了半天,半条信息一个电话都没有。

呵,还真是心大。

饭堂吵吵嚷嚷的,莘浅隐约听到他在说什么,回答道:“我在跟室友吃饭。”

时诺的脸顿时黑了,“你不是说请我吃饭吗?”

“改天吧,我刚到新的集体,当然要跟室友一起行动,建立好关系。”莘浅理所当然地说。

“难道你的室友就比我重要了吗?”时诺的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莘浅却无暇顾及他的情绪,因为下一个就轮到她打菜了,她匆匆朝电话说了句:“一顿食堂饭而已,加个鸡腿都不超过十块,我不会欠你的。好了,不说了,轮到我了。”

在她挂电话的最后一刻,时诺听到她在点菜,“阿姨,我要一只鸡腿。”

气得他差点要把手里的手机给扔了。

师兄、室友,刚来到学校就把他给甩得个一干二净,时诺这天中午,堵得胃都涨了。

莘浅宿舍这顿饭吃得很开心,大家边吃边聊,回到宿舍还说个不停。

“我们等会睡醒后坐公交车出去附近的商场好不好?我想添些日用品,再买套防晒霜,过两天要军训了,我可不想变大熊猫。”卓心提议道。

“防晒霜我已经买过了,不过逛街嘛,女人从来都不嫌多。”诗雪赞成。

剩下的莘浅跟叶桐当然没意见,加上莘浅也想给自己买一套防晒霜。

她从上了小学三年级之后,她的身体好像蜕了一层皮一样,以前黝黑的皮肤变成了白白嫩嫩的。

防晒霜肯定不便宜,但勒紧裤头也得买,顶多接下来两个月,吃饭的时候挑些便宜的菜打就好了。要是这次军训又晒黑了,到时候肯定又得被时诺笑话她“非洲黑人”或者“美猴王”了。

午睡前,莘浅又收到了时诺“讨饭”的信息。

【时诺:你住哪栋宿舍?我下午五点去找你吃饭。】

一顿食堂饭而已,有必要追得这么紧吗?莘浅忍不住朝手机翻了个白眼。

【莘浅:我住在桃花苑6栋,饭我改天再请你,我下午要跟室友出去买防晒霜,估计今晚会在外面吃了。】

莘浅完这条短信,等了好半天没等到时诺的回复,她把手机搁在抽屉里,就爬上床睡觉去了。

下午三点钟,卓心调的闹钟响起,大家一起起床,然后各自收拾,准备出去。

“咚咚咚……”宿舍门突然被敲响,叶桐开了门,一位女生站在门口,道:“莘浅是你们宿舍的吗?”

“对。”

“这东西是有人让我带给她的。”说着,女生把手里那个专门装垃圾的黑色塑料袋递给叶桐,然后走了。

“浅浅,你这是得罪谁了?刚来第一天,就有人给你送垃圾来了。”叶桐开玩笑地把手中的袋子搁在莘浅的桌子上。

莘浅也一头雾水,于是把垃圾袋打开,其余三人也凑了过来八卦。

“天啊,金子蒙污泥呀。”

当莘浅从塑料袋里面拿出一套xkto防晒套装,除了她自己一脸不知所以,其他三人是又惊又羡慕。

“这防晒霜很好的吗?”莘浅歪着头问。

“当然,不仅很好,还很贵。”诗雪道:“我本来也想买的,但太贵,我妈不给我买。”

“浅浅,赶紧透露一下,是不是今天报到的时候,被哪个富二代师兄给看上了?”卓心挑着眉说。

“……应该只是一个熟人送给我的。”莘浅边说边去翻抽屉里面的手机,果然看到了三条未读信息。

【时诺:下来拿点东西。】

【时诺:怎么还不下来,你是睡死了吗?】

【时诺:算了,我让人给你带上去了,是防晒霜,我妈给你买的,昨天忘了给你。】

莘浅把手机收好,看着三人还是一脸八卦,于是主动解释道:“是一个对我很好的阿姨,托人给我送来的。”

听到是“阿姨”,三人脑子里面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各自散去拿包包,然后就出门了。

等上了公交车,莘浅才拿出手机给时诺短信。

【莘浅:防晒霜我收到了,我刚才在睡觉,手机搁抽屉里不知道,抱歉。】

【时诺:现在见你跟面圣似的。】

【莘浅:当然,我是齐天大圣。】

如莘浅所料,四人一直逛到快七点才从商场里面出来,晚饭就在外面吃了。

虽然她有一套全宿舍最高级的XKTWO防晒霜,但卓心她们看得出来,她的家庭环境并不是很富裕,晚饭也是挑了一些特色小店去吃。

一行人回到宿舍已经八点半了,然后开始排队洗澡。卓心约了男朋友九点钟聊电话,于是她先洗,其余三人挤在诗雪的电脑面前煲电视剧。

电视剧是时下最热的韩剧,诗雪跟叶桐看着电视中的男主角,一脸花痴,欧巴欧巴地喊个不停。

“浅浅,你看到帅哥怎么能这么冷静?”叶桐有些不解地问。

“……我觉得还好吧。”莘浅看着有些不太能理解,相对于剧中的男人,她觉得时诺更好看一些。

“你要求真高。”叶桐继续对着屏幕笑得像个傻子。

莘浅有些百般无赖地看着,想起今天受了苏蕙这么一份厚礼,理应道个谢,于是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拨了苏蕙的手机号。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而苏蕙接听电话的声音,明显很开心。

“浅浅,我刚想给你打电话,你就打给我了,咱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呀。”苏蕙笑嘻嘻地说着。

“蕙姨,有什么好事吗?”莘浅问。

“当然,我那铁树儿子好像要开花了。你知道吗?他今天中午竟然打电话给我,问我哪个牌子的防晒霜好,说是帮同学问的。”

莘浅的心“咯噔”一声,问:“那你介绍他买什么牌子的了?”

“当然是XKTWO了,追女孩子,当然要买上档次的。对了,说到这里我才想起,忘了给你买一套。”

莘浅:“……蕙姨,不用那么客气了,我有防晒霜了。那个……或许时诺哥哥真的是帮同学问而已。”

苏蕙完全不认同道:“时诺是我生的,他是这种人吗?乐于助人这种词压根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里。”

莘浅:“……”确定是亲生的吗?

因为从小被父母抛弃,莘浅小时候的日子并不好过,同村的小孩都瞧不起她,碰见她就骂她是野孩子、私生女。难听的话听得多了,她都产生了抗体,对嘲讽自己话都已经免疫了。

一句“美猴王”而已,戳心程度跟“野孩子”比起来,跟挠痒痒似的,可她就是不可理喻地,好像有一团火在烧心一样。

因为“冒犯”了时诺,莘浅这一夜辗转反侧睡不着,思绪渐渐飘回了十一年前,时诺来到丁家村的那一个夏天。

那年她七岁,刚结束小学一年级。暑假一到,她用了三四天的时间,就把所有的暑期作业都做完了,然后每天跟着外婆去牧场帮人挤牛奶赚钱。

她出生三个月后,父母就把她扔给外婆,然后外出打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同村外出务工的叔叔阿姨,说曾在某些大城市见过她的爸爸或者妈妈,听说已经各自重组家庭,半点回来的意思都没有。

的确,她的爸爸妈妈走了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好像她这个女儿从来不曾存在一样。外婆给她妈妈打过很多次电话,后来也死心了,不再把希望寄托在这个没良心的女儿身上。

七月的太阳起得早落得晚,莘浅每天顶着大太阳挤牛奶,加上本来就消瘦,没几天就整得得跟非洲小孩差不多。不过,农村的孩子大都这样,她那会不觉得有什么。

一天,她正跟外婆在牧场挤着牛奶,就听到有人喊:“萍婶,有人找。”

莘浅闻声也抬起头来,刺目的太阳让她眯了眯眼,她依稀看到不远处站着穿着讲究的三个人,她辨不清他们的模样,可还是清晰地听到站在中间的男孩子说:“这里好臭,一股牛屎味,那边那个牛屎妹好黑,是非洲来的吗?”

适应了强光的莘浅,睁大眼睛就看到男孩伸手指向自己。

她当时只是轻皱了下眉头,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牛屎妹对她来说,并非过于难以入耳。反倒是站在他两旁的两个大人,低声地训斥着他,“时诺,你的教养上哪儿去了?”

大人上前跟丁萍和莘浅道歉,并说明他们的来意,希望丁萍能够帮助女人调理身体尽快怀孕,丁萍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老中医,只答应尽力一试。

丁萍给苏蕙把了脉,详细问了她很多问题之后,建议她留在丁家村静养一段时间。苏蕙十多年未孕,已经把这次长途跋涉的求医当做最后一次机会,即使留在丁家村有诸多不便,但还是应允下来。

丁家村附近没有旅店,时家三口人就借住在丁家。

在大城市生活习惯了的时诺,对于这个安排很不满意,最后被时政一句话给吼了回去,“我现在可以立刻让人送你回去,但未来一个多月,你得在爷爷或者外公家过。”

时诺虽然整天一副小大人酷酷的模样,可到底是孩子,想待在爸爸妈妈身边,只能认命地待了下来。

莘浅知道这个从大城市来的哥哥不好惹,没事当然不会往他跟前凑,却不料自己去河边洗个衣服,也能把他给“得罪”了。

第二天清晨,她在河边刚洗完衣服站起来,转身就看到时诺正把裤子往下拉,看样子是想小解。

两人皆是一怔过后,时诺歇斯底里地朝莘浅喊:“不、准、看。”

莘浅被他吼得缩了缩脑袋,说话都结巴了,“……太……小了,我……什么也没看见。”

说完,她一脸惊恐地抱着塑料盆飞快地跑回家,留下时诺一个人在原地恼羞成怒。

什么叫没看见又太小了???哪里小了?

莘浅觉得自己挺倒霉的,时家会在他们家住到新学期开学前,可她第二天就跟时诺结下梁子。

可她不能把他们赶跑,因为她知道,每逢有人在他们家住一段时间,外婆会得到好多张一百块钱。

因为丁萍要帮苏蕙调理身体,每日得去采药材给她熬药,还要给她准备食疗,所以自从他们住下之后,每天就剩莘浅一人独自去牧场挤牛奶。

牧场的工钱是日结的,这天傍晚,莘浅把刚下来的工钱揣进裤兜里,然后回家。

眼看转个弯就要到家了,她却被同村的几个小孩给截住了,“你这个丁家村的外姓人,没人要的野孩子,赶紧把你的钱交出来。”

这不是莘浅第一次被“抢钱”了,以前拼命挣扎,最后都是既挨了打又丢了钱,正当她这次打算直接投降的时候,一个小男孩逆着夕阳出现了。

他手持港台电视剧里面才看得到的大哥大,指着那几个小孩子,冷声道:“你们再不走,是等着我打电话叫警察过来抓你们吗?”

最后,那几个小孩子慌忙而逃了,不知是怕被大哥大砸过来,还是怕警察过来?

经过这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后,丁家村的孩子王都知道莘浅家来了个很凶的、有大哥大的“男人”,从此就不敢欺负她了。

莘浅也因此对时诺心存感激,也被他的英雄气概所折服,吃饭的时候都把好吃的往他面前推,虽然他根本瞧不上这农家菜。

渐渐地,在莘浅的主动下,两个孩子之间的互动多了一些。时政看着时诺整天无所事事,也心疼莘浅这么小就要去干活赚钱,于是“雇了”莘浅当时诺的书童,让她陪他练字。

说是莘浅陪说诺练字,但时诺那一手字是时政亲自教的,而莘浅的那一手字像是狗啃过一样,最后变成了时诺教莘浅写字。

一个暑假悄然而去,莘浅的字好看了很多,而时家因为时诺准备开学,要回S市了。

这一别,就是十一年。

即使后来莘浅来S市读书,但时诺去了B市上大学,两人没机会碰上,今天还是他们多年以来第一次见面。

大概是因为自己在曾经的“英雄”的印象里,竟然是一只“美猴王”,才让遇事淡定的莘浅有些失控了。

这一晚,莘浅整个脑子都闲不下来,最后几点入睡,她也不知道,她只记得最后一次看时间,是凌晨三点钟。

第二天,她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