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在你左耳说情话

关灯
护眼

51.第 51 章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在你左耳说情话!

此为防盗章 莘浅看着自己书桌上那套闪闪亮的XKTWO, 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 最后只是应道:“蕙姨, 我……尽量。”

“有你这话就行了,他现在研究生最后一年, 除了忙论文就只剩下申请去美国读博的事情了,有空得很。你没事就让他请你吃饭,多旁敲侧击,帮我套他的话。”

“……”蕙姨,你还说时诺是你亲生的, 就她这段数能套得出他的话吗?还有, 她现在还欠着他的饭呢!

莘浅挂掉电话之后, 盯着XKTWO了一会呆。她想,这应该是时诺怕她知道防晒霜太贵, 不是不肯接受就是说要把钱给回他, 才撒了这么一个谎吧。

毕竟,他这人挺关爱贫困生的。

第二天,时诺不知在忙什么, 跟第一天夺命连环call、一天好几通电话不同, 他连条短信都没给她。

虽然没有时诺在她面前老晃悠, 莘浅的日子过得一点都不无聊。

卓心她们三人都带了电脑, 对于极少接触网络世界的莘浅来说,可谓新鲜又好玩。

诗雪先给她注册了一个Q/Q账号, 一个只要有网络, 聊天不用花钱的交友软件。莘浅以前听同学说过, 但今天才是第一次了解。

她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叫做“不知莘浅”,然后翻出高中同学录,加了几个以前算是交好的同学的Q/Q。

莘浅是高中那班当中,比较早报到的,加上她读的是屈一指的学府Q大,老同学跟她聊起来都很起劲。但电脑始终不是自己的,她不好意思老占着,想想军训完一定要去买一台电脑才行。

17号,04年新生军训正式开始。大家清早就爬起来,换上迷彩军服,然后开始抹防晒霜。

“其实,涂了防晒霜还是会黑的。”卓心边抹边说。

诗雪点了点头认同道:“是啊,但即使是一种心里安慰,还是得抹啊!你不知道,我邻居家的一位姐姐,前年军训后国庆回家,家里养的狗都不认得她了,看着她一直吠。”

莘浅在脸上打圈的手一顿,转过头去问:“真……有这么严重吗?”

“真的,我亲眼所见,当时我还很不厚道地笑了。前几天我上学的时候,那姐姐还说,等我国庆回家的时候,一定要来探望我,一雪前耻。”

“……”莘浅听了,吓得赶紧又多抹了两层。

第一天军训的强度不是很大,早上开了半天动员大会,分排,等到下午才算正式开始军训。

即使是这样,下午回到宿舍,四个人对着镜子一照,还是黑了一圈。戴眼镜的叶桐已经晒出熊猫眼了,其余三人脖子以上跟脖子以下都不是一个色系了。

要数最严重的,还是莘浅。因为她本来最白,一对比就最明显。

“浅浅,看来你的XKTWO,在强烈的太阳底下,还是于事无补呀。”卓心道。

莘浅看着自己晒得又红又黑的脸,也是垂头丧气了,“我也很心塞呀!”

“你三再怎么惨,也没有我这熊猫眼惨,天啊,都没法见人了。”叶桐捂着脸去找美白洗面奶。

莘浅心里也在懊恼,她这下也没脸见时诺了,要是被他看见,不知又得给自己起个什么外号了。

这头时诺才在她脑子里面闪过,那头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莘浅抄过来一看,消失了两天的时诺又出现了。

【时诺:今晚可以请我吃饭了吧?】

绝对不行,现在这副鬼样子,怎么可能去见他?

【莘浅:……我已经吃过了。】

【时诺:我没吃,你下来请我吃。】

【莘浅:都说我吃过了。】

【时诺:那你就给我买鸡腿,看着我吃。】

莘浅对着手机,眉头皱成了小山丘。诗雪看见了,问:“浅浅,你没事吧?”

“有事?”莘浅苦着张脸说:“你说要怎么拒绝请人吃饭呢?”

“那简单呀,你说没钱不就行了,难不成对方还押着你一起去吃霸王餐吗?”

“对哦!”莘浅眼睛一亮,开始编辑短信。

【莘浅:时诺哥哥,我刚开学置了些生活用品,最近手头有些紧,恐怕要到两个月之后才能请你吃饭了。】

时诺看着这条短信,那张脸黑得跟包公有得一拼。

【时诺:一顿食堂饭而已,加个鸡腿都不超过十块,你跟我说要两个月之后。莘浅,你耍我是不是?】

隔着手机,莘浅已经想象得出时诺青筋暴突的样子了。

她缩了缩脑袋,又了条短信过去讨价还价。

【莘浅:那……一个月之后,成吗?】

【时诺:不成,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下楼,不然我去宿管那里登记,直接上门抓你出来。】

时诺是什么人,说得出做得到。莘浅敢肯定,他绝对能够为了一顿十块的鸡腿饭这么不符合常理的理由,上楼逮她。

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下楼去。

以前高中的时候,一男一女讨论一道题目都能让人编出N个故事了,更何况是处于大学这个恋爱爆期。

就时诺那副皮囊,要是他来宿舍找自己,今晚肯定要彻夜被审了。

而且,军训要持续到月底,她接下来只会越来越黑,趁着还没变成非洲黑人之前去见他,还能让他少笑话一些。

换了一身连衣裙,头披了下来,跟室友打了声招呼,莘浅就下楼去了。

现在天才刚刚暗下来,但楼下的行人并不多,毕竟舒服了两个多月,突然遭遇高强度训练,大家都呆在宿舍躺着去了。

莘浅远远就看到时诺站在一棵大树下玩着手机,路过的女生,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她努了努嘴,然后静悄悄走到他身边,说了声“走了”,就率先走在前头了。

时诺三两步就跟了上去,他一走近,她又往外挪一点。

“你怎么了?你干嘛一直低着头?”

时诺一靠近,莘浅就像箭一般地跑了出去。

他一脸莫名,但瞬间就跟了上去。

别看莘浅长得瘦,跟时诺一比,腿也没有优势,但她从小在农村长大,做得最多的时候就是到处乱跑,所以速度还是挺惊人的。

一直到食堂门口,时诺才追了上去,伸手把她的手给拉住,吼了一句,“你跑啥呀?”

莘浅知道这下跑不掉了,先是甩掉他的手,然后不情不愿地抬眸觑了他一眼,一脸气鼓鼓地说:“不准笑我。”

食堂灯火明亮,时诺这下才看清她的脸,下一刻忍不住笑了,“就是因为晒黑了,所以不敢见我了?”

莘浅“哼”了一声,颇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道:“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吧。”

时诺唇边的笑容更浓了,伸手把她耳边垂下来的头挽到耳后,认真打量着她,轻声道:“我想说的时候,不管是黑浅浅还是白浅浅,都是漂亮的浅浅。”

莘浅的心好像突然被燃起了烟火一样,“砰砰砰”地往上冒着火光。被他的手轻擦过的耳朵,酥酥痒痒的,那感觉直达心底。

她的唇角不自觉翘起,但还是嘴硬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骂我像只猫。”

时诺被她气笑,但随之又点了点头,“你的确挺像猫的。”有时候温顺可爱,有时候又张牙舞爪。

莘浅“切”了一声,转身往打菜的窗口走,“快点,等会没鸡腿别赖我。”

预算十块的鸡腿饭,最后愣是被时诺加菜加到了十二块。莘浅有些心疼,这能顶她吃三顿了。

“打那么多,你别等会吃不完。”莘浅觉得时诺肯定是故意的,特意指了指墙上的贴牌,“浪费可耻。”

时诺笑笑没说话,坐下之后就开始吃。

他打了三两饭,荤菜素菜堆满了整个餐盘。莘浅看着他一点点地吃掉,最后都有些担心他要吃撑了,“哎……我开玩笑而已,你吃不下就别吃,这厨余应该还会拿来喂猪的。”

时诺虽然吃得多,但吃相极好,跟一般男生狼吞虎咽不同。他把嘴里的东西吞下了才说:“我吃得下,看着你就很下饭。”

“……”莘浅放在桌底下的手不自觉地绞了绞。

看着时诺吃完饭,莘浅就要回宿舍了。时诺本想拉着她散步消食,但想到她练了一天,该累了。

他把她送回宿舍,临走之前对她说:“军训耗体力又耗水分,平时多喝些水,也多吃些水果。”

莘浅乖巧应下,然后上楼去了。

随着军训一直深入下去,每日训练的强度越来越高了。

自从那天跟时诺吃过饭之后,莘浅就忙得连跟他短信的时间都没有。因为她身材高挑,晚上又被安排去练方正了。

这天晚上,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其余晚上只需要去唱军歌的三位就一脸兴奋地凑了上来,“浅浅,最近是不是有人追你呀?是教官还是同学呀?”

“没有呀!”莘浅一脸懵逼地看着她们,卓心却单手就把“证据”给亮出来了,“别装了,这一大袋水果到底是谁送的?”

莘浅顿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道:“肯定是上次送我防晒霜的那位阿姨,托人给我送来的。”

“真的吗?”诗雪有些不信,“你跟那位阿姨到底什么关系呀?又是XKTWO,又是水果,都把你当儿媳妇看了。”

“就是。”其余两人附和道。

莘浅没办法,只能把丁萍帮助苏蕙怀孕生女儿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

“哇,浅浅,你外婆这么厉害,以后我生孩子的时候,能找她要个秘方吗?我跟我男朋友都喜欢女儿。”卓心一脸娇羞地说。

“行,我下次回家,把秘方抄下来,每人一份。”莘浅大方道。

话题一下子被转移了,四个18岁的女生讨论起生娃,也是停不下来。

一直到晚上躺在床上,莘浅才有空给时诺短信。

【莘浅:谢谢你的水果。】

【时诺:什么水果?】

【莘浅:就是今晚那一大袋水果,我知道你是活雷锋,不用那么谦虚,认了吧。帮忙拿上来的同学,说是个帅哥让送的。】

【时诺:我不是活雷锋,我是雷峰塔,要镇了那个乳臭未干敢给你送水果的小屁孩。】

莘浅:……

她呼了一口浊气,一转身就看到时诺好整以暇地盯着她,“你这样,说不是打算对我图谋不轨,大概没人信吧?”

莘浅白了他一眼,指了指自己的位置,“就放这里。”

时诺“呵”了一声,开始给她捣鼓电脑。系统软件那些,刚才那店主已经给装好了,他只需要把线那些捋顺就行。

“有插板吗?”时诺问。

“有。”莘浅立刻拉开抽屉,把前几天有人上门推销时买的插板递了上去。

时诺接了过来,瞧着那插板皱了皱眉,“这插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

“不会吧,那人说是质量有保证,Q大大多数学生都在用这个,我还花了五十块买的。”莘浅当时是想着给电脑使用了,即使觉得五十块有些贵,但还是咬咬牙买了。

“谁说大多数学生用的就是好货,你瞧瞧这品牌,压根儿没听过,说不定是哪个小厂子做的,小心把你的电脑给烧了。”

时诺一边唠叨一边开始把插板插/入插孔里面,莘浅听了有些忧心,“那要不先不用了,我去超市买一个新的。”

时诺动作不停,把一个个插头依次插/进插孔里,“一时半会还坏不了,就怕时间长了容易烧掉。你也不用买新的,我那儿有一个多出来没用,改天拿给你。”

说着,时诺已经按下主机电源,电脑开始运转。

看着自己书桌上也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莘浅心里有些小兴奋,也没跟时诺客气,应了声:“好呀,谢了,你先回去吧。”

“你过河拆桥也太快了点吧,我搬上搬下的,你好歹给我倒杯水。”时诺有些不爽道。

莘浅这才察觉自己太失礼了,想给他倒杯水,却现没杯子,“我们宿舍还没买一次性杯子,要不我给你五块,你去小卖部买瓶饮料吧。”

“这个不是杯子吗?”时诺指了指她桌上的粉色水杯。

“……那是我平时喝水用的。”

“我不介意。”时诺耸了耸肩,看莘浅一脸不愿意,他说:“从今天早上九点到现在下午一点,我一粒米没下肚就算了,连口水都不让喝。”

那幽怨的表情跟语气,让莘浅愧疚心油然而生。

她正想拿起自己的粉色杯子去洗干净再给他倒水,他已经很自觉地抄起杯子,去饮水机那接了一杯水,然后仰起头,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大概是真渴了,他喝得有些快,有些水从杯子上流了下来,滑过他的喉结,然后没入他的衣领。

明明是一个随意到不能再随意的动作,莘浅却无端觉得有些性感。更关键的是,他的唇贴在的地方,就是她平时喝水贴在杯子上的地方。

她的脸蓦然一红。

莘浅站在一边,脑子九曲十八弯的。

时诺倒是尽心尽责,滴水之恩,必涌泉相报。他喝完水,帮莘浅申请了个上网的账号,又交代她平时要及时给电脑杀毒跟清理之类的,最后在她桌上的便利贴上写上自己的Q/Q号。

“等网络通了,你就上网申请一个Q/Q号,到时候加上我的号,以后我们在Q/Q上聊天就不用钱了。”时诺把便利贴递了过去。

莘浅接了过来,道:“等网络通了,我就加你吧,我有Q/Q号了。”

时诺的脸瞬间黑了一些,“你什么时候有Q/Q号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怎么不加我?”

“你又没问我。”

一句话把时诺堵得有苦说不出,但他还是力挽逛澜地给自己挽回一些面子,“我的Q/Q号你收好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多少人想加我Q,我都不鸟他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