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情祸

关灯
护眼

165 男人的狠心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情祸!

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算计起来竟然这么的可怕,步步为营,每一步他都算的恰到好处,他唯一算漏的就是女人的心,如果王琳没有回国,大概我真的会信他,会如他算计的那样!但偏偏王琳回来了,让我心里有了芥蒂和怀疑。

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在王子谦那次失踪回国之后,王琳就没在我面前出现过,她和王子谦一起去了澳洲,自然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她不出现,只是为了让我更快的进入那个陷阱罢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王琳可笑,我更可笑,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王琳和王子谦当初分手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们从未分开过!

王子谦又真的爱王琳吗?如果真爱,又怎么可能因为一颗肾而娶了我?

王子谦的身体出了问题,需要移植一颗肾,偏偏,他的血型是罕见的Rh阴性血,而我又那么碰巧的也是同样的血型,平白无故,我们没有任何交集,我自然不可能那么大方的将一颗肾给了他,所以他布了局,让我一步步的踏进去,他对我种种的好都不过是为了让我爱上他,从而心甘情愿的交出他想要的东西罢了!

为了一颗肾,能够让他如此的大费周章,百般算计,王子谦这个人一向隐忍,他的情绪很难让人看出,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这么蠢,因为我以前一直想不出我身上有什么值得他算计的,所以就算他对我的好太过突然,没有缘由,我能想到的也不过是感情而已,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我想起王煜那天说的话,原本我是不想相信的,但偏偏,我找不出半点漏洞来,我又让人去澳洲那边查了,果然查到了王子谦的病例,而他那天,在我们对峙的时候,他并没有反驳过一句!

事实摆在那里,由不得我不信,连他本人都没有辩解,我还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我在公寓里待了一个星期,王子谦切断了我和外界所有的联系,这一个星期以来,他一直没有露面,除了那天的那一通电话之外,我和他没有任何的交集。

他还是将我软禁了起来,说是为了我的身体和安危考虑,但如果真的是那样,怎么会切断我和外界的联系?

我在公寓里待了七天,身体早就养好了,这一天早上起床之后我换了衣服,走到门口又被人拦了下来,我转头看向杨大圆,冷声道:“你们是在囚禁我吗?非法囚禁!”

杨大圆抿了抿唇道:“太太,您想多了,只是最近外面比较乱,您还是待在家里好一些,毕竟如果您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无法向王总交代!”

我嘲讽的笑了一下,连囚禁都有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也没有为难她,转身走到书房门口,转了一下门把手,门没锁,我推开门刚要进去,杨大圆的声音就再次传来:“太太!”

我的手停在半空,没有回头,只是沉声道:“怎么,王子谦说我连书房都不能进了吗?”

身后沉默了片刻,杨大圆开口道:“那倒没有……”

她这句话音落下,我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反手将门关上,将杨大圆的身影隔绝在外。

王子谦的书房每天都会打扫,虽然他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但书房里还是很干净的。

我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然后走到书架那边抽出两本书来,打开随意的翻了两下,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书房的门被人推开,我转过头,看着书房门口,杨大圆站在那里,手中端着一杯咖啡。

杨大圆推开门的第一时间目光就落在我的身上,我将手中的书合上,蹙眉看着她,她抿唇道:“太太,我煮了咖啡给您送来。”

“不用了,我不想喝,就想自己安静的待会,你别来打扰我就行!”我的声音有些冷,杨大圆看了我一眼,目光又落在我手中的书上,最后点了点头,我走过去当着她的面将门再次关上,并且直接上了锁,好一会儿我才听到杨大圆离开的声音。

杨大圆离开之后,我快步走到书桌前,将书随手扔在一边,打开电脑,王子谦的密码我还记得,输入之后电脑开启,他的密码竟然没改!

电脑打开之后,我先是登录了邮箱了两封邮件,然后又打开网页想要看一下北城最近的动静,王子谦既然切断了我和外界的联系,就代表最近一定生了什么!而他并不想让我知道!

我打开北城的论坛,看到页上的新闻时,我整个人都僵住了,紧咬着唇,身子不住的颤抖,我猜到最近王子谦一定是做了什么,但我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动作!而且才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就将乔氏逼到这种地步!他是想摧毁了乔氏吗?

乔易航受伤,我又被困在这里,乔卫国也躺在医院里,乔晨露又被警察抓了起来,乔家的人还真是惨!家破人散,虽然还活着,但这种活法还不如死了更省心!乔家究竟做错了什么?

而乔氏现在是群龙无,王氏打压的力度又这么强,原本乔氏因为之前的危机就已经岌岌可危,现在王氏这样打压,乔氏大概真的没有活路了,王子谦出手够狠,而且时机掌握的也刚好,或者说他能这么快的将乔氏打压到这种程度,应该早就有计划了吧!

王子谦……我突然笑了起来,笑的苍白无力,我一直以为他温润如玉,原来是心硬如石!

从书房出来,杨大圆坐在沙那边,听到声音转头向我看来,我只看了她一眼,就回了房间,午饭我并没有吃,杨大圆来请了我几次,我都没有动,没有胃口,也不想吃。

下午的时候王子谦回来了,他消失了这么多天,再次出现在我面前,还是那样一副温润的模样!但也就是他这个样子,将我骗的团团转,现在看到他我只觉得可恨!

王子谦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卧室里,躺在床上呆,听到开门声,我原本以为是杨大圆或者是保姆,但感觉不对劲,转过头看去,王子谦正站在门口看着我。

我和他的目光相对,坐起身来,听到他开口道:“换了衣服出来,我们等下回老宅。”

说完他就出了房间,现在他连伪装都不用了。

我冷笑了一下,起床从衣柜里拿了衣服出来,换好之后出了房间,我出去的时候杨大圆正在对王子谦说着什么,见我出来,两人的说话声停止,王子谦转头看向我,目光在我身上扫了一圈,突然的开口道:“你瘦了!”

“你如果被关在这里一个星期,连手机都被人收走,我想你也会瘦!”我冷声回了一句。

王子谦微蹙了下眉,也没在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杨大圆道:“晚上我们不回来吃了。”

“知道了!”

王子谦带我出了门,走到车旁,他拉开右边的车门看着我,我也没有反抗,弯身坐进了车里。

一路上车内都很安静,我们两个谁都没有开口,直到车在王家老宅停下,我才转头看向王子谦道:“王子谦,就算你现在坚持守着这段婚姻也没有用,我是不会将肾捐给你的,就算我死了,也可以立遗嘱,你只会是白忙一场!”

王子谦转头看向我,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我,他的眼神很平和,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反倒是勾起唇角笑了一下,最后轻声道:“我知道了!”

我蹙了蹙眉,还想再说些什么,王子谦却已经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走到我这边将车门打开,还是那么的周到细心。

我看着他温润的模样,想到今天在网站上看到的那些新闻,目光沉了沉,下了车。

我下车之后,王子谦将车门关上,站在我的身侧,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开,他并没有很用力,但却握的牢牢的,我根本挣扎不开。

我索性站在那不动,王子谦转头看向我,开口道:“怎么了?”

看着他摆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我抿了抿唇,沉声道:“王子谦,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这样伪装有意思吗?”

王子谦沉眸看着我,没有回话,但是很快,我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是管家带着人过来,看到我们站在这边,连忙快步走了过来催促道:“少爷,少奶奶,老夫人还在祠堂那边等着你们呢!”

我看了那管家一眼,王子谦握着我的手还是没松,这么僵持也没什么意思,索性我也不挣扎了,任由他握着。

我和王子谦在前面走着,管家带着人在后面跟着,到了祠堂门口才停下。

这是我第二次来祠堂,第一次是我和王子谦结婚的时候,来这里拜祭过,王家有些规矩都是以前留下来的老传统规矩。

祠堂的门开着,能看到奶奶正对着祖先的排位站在那里,背对着我们的方向,她旁边站着两个人,一位是王子谦的父亲王博文,另一位则是王子谦的小叔,王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