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风情俏佳人

关灯
护眼

第259章 传说中的鸳鸯浴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风情俏佳人!

安逸辰背着叶歆雅,身体敏捷地从窗口跳下去,借助墙上的输水管道,轻松地落在地面上,只是,他们的身体刚刚落地,顿时便被一群人包围了。

“安逸辰!”慕景的声音缓缓从包围中传出来。

昂?原来慕景早就有所察觉,叶歆雅的第一反应是,她能不能装作不是自己自愿要出来,现在,她能装作被安逸辰打昏了吗?

如果是安逸辰一个人的话,要冲出包围很简单,可是现在多了她一个拖油瓶,事情就难说了。

“把歆雅还给我,我可以放你走!”慕景走过来,用一把枪指着安逸辰。

安逸辰缓缓将叶歆雅放下来,叶歆雅刚想夸他识时务,而一秒,身体便被安逸辰紧紧拥在怀里。

“她是我的小雅!”声音平静,却掷地有声,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主宰一切的霸气。

“歆雅!”慕景目光灼灼地看着叶歆雅,“说你想留在我身边!”仿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般。

叶歆雅看着慕景,目光坚定,决然,“我爱的人,永远是安逸辰!”

话刚落音,叶歆雅便感觉到安逸辰的身体猛然一紧,原来随便的一句话,也可以这么撼动他啊,叶歆雅很满意,主要是,叶歆雅考虑着,如果她现在真的去慕景那里的话,会有些对不起安逸辰。

“你的记忆…”慕景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脸上满是难以掩饰的惊愕。

“装的!”叶歆雅回答得很干脆利落,“我就是在等着辰来救我。”

她的话,瞬间将他打入了万丈深渊,原来一切的幸福,一切的温暖,不过都是假象,是她伪装出来的。

她,从来没有爱过他,从来没有,这些天,那些快乐,那些美好,全部都是她的一场骗局…

趁慕景在呆愣之中,安逸辰一脚踢开慕景手里的枪,然后利落地拿出自己身上带的枪!

围攻的人见状,立刻找地方躲开!

而安逸辰趁机拉着叶歆雅走到车上,两个人开车离开,枪声离他们越来越远,也许,他们是安全了。

慕景并没有下令去追,而是怔怔地站在原地,他,暂时还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叶歆雅不爱她的事实。

怎么可能是伪装的,她明明那么的真实,给他的幸福也是那么的真实,原来这都是假象,原来歆雅并不爱他,从来就没有爱过…

已经飘进天堂的心,在一夜之间被打回到十八层地狱,那种巨大的落差,让他无力承受。

叶歆雅,就算不爱,你,也必须在我身边!

慕景缓缓地抬起头,黑眸里露出如地狱使者一般的阴毒,脸上的笑,渐渐变得狰狞,变得恐怖…

“我以为你会直接杀了慕景。”知道自己安全了,叶歆雅的神经也就完全放松了,靠在椅背上,慵懒的问。

“我是想杀了他,但现在的时机不对。”安逸辰一边开车一边回答,“慕景的防御能力很强,我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也不能冒险。”保护叶歆雅,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安逸辰,你的仇家还真不少。”叶歆雅感慨。

“是啊,如果我杀过的人,他们的家人都要找我来报仇的话,估计我都要死几百次了。”

“慕景的父亲,到底是你杀的,还是颜珂杀的?”如果慕长河和安泽威真的跟颜珂有那么大的仇恨,那人应该是颜珂杀的吧?

“确切的来说,是颜珂想杀,但是没成功,最后是我杀的。”安逸辰简单的解释,那时候,慕长河决心要杀了颜珂,安逸辰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颜珂去死,所以很自然地帮了颜珂。

“那颜珂会不会也去杀了安泽威?”如果安泽威不是安逸辰的父亲,估计颜珂早就动手了吧?

“杀了最好!”安逸辰冷冷地说着,“这个,我不会去阻止。”

“那颜珂跟你做朋友,不是是为了…”不会是为了利用吧?

“就算是利用,我也认了,”安逸辰轻笑,“没有阿珂,我不知道死了多杀次,就算他现在亲手杀了我,我还是会把他当兄弟!”

叶歆雅相当鄙视,“如果是我杀了你呢?”

安逸辰笑得很灿烂,“我的什么都是你的,你想要什么统统可以拿去。”

“安逸辰,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善良!”叶歆雅觉得,如果慕景像安逸辰这样的话,就不会做那么多徒劳的事情了。

“我只对我认为值得的人善良!”

“那古上原值得吗?”听说他得了癌症,没有几天好活了。

“他对小轩很好。”他死了,小轩会很伤心吧,所以趁他还活着,安逸辰就先忍耐他几天,就当是为了小轩。

安逸辰的爱恨一向很分明,他爱的人,就用尽生命去爱,哪怕被出卖,被伤害,他也从来不会改变初衷,他恨的人,也是实实在在的恨,就算此刻对方死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会眨下眼睛。

叶歆雅笑得很满足,幸好,她是他爱的人,所以她才可以在他面前这么嚣张。

“妈咪!”

“妈咪!”

叶歆雅刚下车,小奶娃和小星星便一起扑了过去,叶歆雅都还没来得及蹲下身子,两个粉嘟嘟的孩子便同时各抱住她一只腿。

这样被需要,被思念的感觉很不错。

“咳!”安逸辰用力的咳嗽一声,以表示存在。

而两个小孩子似乎根本就充耳不闻,小星星眨着盛满繁星的眼睛,仰起头,“妈咪,好想你哦。”

而小奶娃更是笑得十分谄媚,“妈咪,你累不累,饿不饿,要不要吃儿子亲手做的饭?”

“咳咳!”安逸辰的咳嗽声再加重几分。

“妈咪,慕景没有为难你吧?”小星星继续问。

“他敢伤害妈咪半分,我一定立刻炸了他的老巢!”小奶娃接话。

“咳咳咳咳!”安逸辰继续咳嗽,可恶的两个小鬼,是谁将他们的妈咪带回来的啊,功臣在这里啊!

小星星看着安逸辰,灿烂地笑着,“爹地,我去房间给你那止咳糖浆。”

“…”安逸辰阴着脸,冷哼哼地走进家门,“我不要止咳糖浆,我要速效救心丸!”

果然是一家人,小星星现在貌似跟某个嚣张的女人也来越相似了,唔,不仅想法很相似,连作风都很想,而且有越来越腹黑的趋势。

于是,安逸辰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由原来的老三,已经很成功地滑到了老四,而等他们的孩子出生,他就是老五啊。

还好,家里没有养宠物,不然他…

不过,在外面一呼百应的老大,他做腻了,人啊,果然都是受虐狂。

终于回到自己的家里了,终于可以洗一个放心的澡,睡一个安稳的觉了,不过…这个澡洗得似乎不安稳吧?

跟小星星和小奶娃亲热完回到房间之后,已经很晚了,叶歆雅说要洗一个澡,放松一下神经,而某人立刻就以浴室的地板太滑,而他身为丈夫应该伺候着为由,厚着脸皮蹭了进来。

于是叶歆雅很快便现,自家的浴池变大,变宽敞了很多,某人很自豪的说,这是他想她的时候,闲着没事特意买的情侣的。

叶歆雅囧了,靠,安逸辰,你丫到底想的是她的什么?

更于是,某个脸皮厚的说要体验一下是否舒服,所以此刻,两个正在洗着传说中的鸳鸯浴。

某人舒服地躺在浴池里,将老婆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嗯,很舒服。

而叶歆雅躺在他的怀里一点也不舒服啊,某人的手根本不规矩,在她身边到处游移,根本就不像是在洗澡啊。

“安逸辰!”某人的手游走到危险的地方的时候,叶歆雅提出抗议。

“我在给你搓澡!”安逸辰声音喑哑,这么多天的思念,他没有将她摁倒吃掉已经很忍耐了。

叶歆雅很是无语,“我现在怀孕了,你不许乱来。”

“知道,”安逸辰的唇在她的脖颈上游移着,“我问过阿珂,他说前三个月最好别碰你,说这个时候胎儿不稳定。”

“嗯,知道就好。”既然他知道,那叶歆雅就放心多了,“我跟慕景…接吻过。”

“嗯。”安逸辰反应平淡。

“舌吻哦。”叶歆雅加重事情的严重性。

安逸辰淡淡地睁开眼睛,“我跟他比,谁厉害?”

“…”叶歆雅顿时黑了脸,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舌吻,自家老公居然还恬不知耻的问谁厉害?

安逸辰轻声地笑着,“放心,我不在意,只要你的心是我的就好。”他疼惜都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这样啊,”叶歆雅点点头,“早知道慕景说要我的时候,我就不反抗了…”

“必须反抗!”安逸辰紧接她的话尾,“你的身体也必须是我一个人的!”

“那我的吻就可以不是你的了?”叶歆雅气呼呼地说着。

“那天我去看你的时候,不是已经宣誓过主权了么?”安逸辰吻吻她的脸,“你的吻,一直都只是我的,就像一样东西,我不小心丢了,就算别人捡到了,也是还还给我的。”

“你说谁是东西?”叶歆雅沉下脸。

“呃…”貌似他的比喻有些不恰当了,“不是你,你不是…”

“你说我不是东西?!”叶歆雅阴沉着脸,“安逸辰,你是不是皮痒了?”

“老婆,有话好好说,我们…”

话,还未说完,叶歆雅猛然转过身,去掐住安逸辰的脖颈,只是在转身的时候,身体不小心压到安逸辰的蓄势待的灼热…

“…嗯!”安逸辰猛然皱眉。

叶歆雅知道自己压到了什么,于是小心翼翼的问,“很痛?”

安逸辰睁开眼睛,很纯洁地回答,“很舒服。”

“…”叶歆雅真的很想掐死他。

只是还未来得及做出行动,某人就将她的手拿下来,然后放到他的灼热上,“要掐的话就掐这里吧,他也很想你。”

“…”三根黑线,由头顶瞬间直到脚面,安逸辰,你可以再无耻一点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