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东晋北府一丘八

关灯
护眼

第三千四百三十二章 哗变在即安军心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

公孙五楼放下了手中的弓,他刚刚上弦,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愤怒,让他的动作比平时慢了很多,甚至让胡长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要不是公孙六修及时一箭毙命,恐怕东城旳事情,都会曝光天下了。

公孙六修的脸上带着尴尬的表情,这回不知道有多少道愤怒的目光正投向他,他咽了一泡口水,说道:“这胡长海动摇军心,妖言惑众,按律当斩,我将之一箭射杀,是执行将令军法,众军要引以为戒!”

公孙五楼的神色稍缓,看着那两个一直不动的执法军士,沉声道:“把胡长海的尸体拖走,枭首军前,以示惩戒!还有,刚才让你们二人执行军令,却是拖延不前,按军法,当打三十军棍!”

两个甲士对视一眼,左边的一人冷笑道:“五楼大人,我等并不是执法军士,再说你也不是我们这俱装甲骑的将领,你对我们下的军令,我们可以执行,也可以不执行,要打我们三十军棍,请让慕容林将军来。”

公孙五楼的脸色微微一变,因为他明显开始感觉到了周围的敌意,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正在失去对这支军队的控制,一个不留神,也许是万劫不复,因为,那给他害死的东城的宿卫军士,有很多是这些俱装甲骑的亲朋好友呢,看看慕容林向自己质问大哥死因时的那个眼神,就说明了一切。

公孙五楼的心中开始暗骂一万遍胡长海这个死鬼,居然把这个事也说了出来,一边的公孙六修咬了咬牙,弓箭上弦,指向了这个军士,大声道:“卡德罗,你什么意思,这样以下犯上,我现在就可以斩了你!”

那个叫卡德罗的俱装甲骑冷冷地说道:“以下犯上?请问六修大人,什么叫以下犯上?我们的指挥官是慕容林,区区一块令牌就想要我们服从,俱装甲骑可没有这个规矩和军法!”

公孙六修沉声道:“可是慕容林已经把你们交给了五楼大人,因为五楼大人手上有国师的令牌,见牌如面君,难道,你们连陛下,连国师的命令都不遵守了吗?”

卡德罗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要我等遵令,可你们遵令了吗?我们所有人接到的命令,都是从北城突围,可你们却是一会儿来西城,一会儿要脱离战场去西部联系后秦,这些命令,是陛下下的,是国师下的,还是你们两个下的?”

公孙五楼一把掏出了令牌,沉声道:“怎么,卡德罗,你是要质疑这块令牌吗?这牌子在我手上,那我的话,就是陛下的命令,你想抗旨不成?”

卡德罗冷笑道:“你这话去骗小孩子好了,别说是你,就算是先帝,对我们这些俱装甲骑,都得客客气气的,我们拥戴他,他才是大燕皇帝,我们不跟着他,他当年连邺城都出不去?你少来这套来压我们!”

公孙六修一咬牙,拉满弓弦,箭头直指卡德罗:“你是不信我敢射这箭?”

卡德罗的嘴角微微一勾,周围的几百名俱装甲骑,突然全部弓箭上弦,直指公孙六修,箭头闪着寒芒,一如他们眼中的杀意,只要公孙六修这一箭敢射出来,那他马上就会成为马蜂窝。

公孙六修的脸上,汗水流淌成小溪一样,一串串地顺着脸颊和胡须下流,他的手还在微微地发抖,虽然没有收回这一箭,但显然,他已经失去了射出这一箭的勇气,只是骑虎难下,还在这里强撑而已,而他的眼角余光,已经求救似地投向了公孙五楼。

公孙五楼眼珠子一转,双手下摆:“好了好了,一点小小的误会,大燕的将士,怎么可以不去杀敌,却是自己刀兵相见呢?卡德罗队副,你是军中老兵了,也是出名的勇士,有什么想说的话,现在一次性问个明白好了。军情紧急,我们还要迅速地突出去呢。六修,你在做什么,还不放下箭?”

公孙六修如蒙大赦,一下子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卡德罗挥了挥手,周围的将士们也纷纷放下了箭,但他们的手中,仍然扣着弓弦,显然,是随时准备开弓射击,只要公孙五楼兄弟两的话让他们有半点不满意,那一场哗变,就在所难免了。

公孙五楼暗中松了一口气,说道:“卡德罗,刚才那钱长海是造谣生事,他说的不是事实,你不要轻信他的谎言。”

卡德罗沉声道:“那请问为何五楼大人不执行我们接到的军令,向北突围呢,为何只让慕容林将军和慕于刚将军向北突围,自己却带着莪们这些主力向西?如果这是国师的命令,为何前后不一?”

公孙五楼叹了口气:“因为城中混进了不少晋军的奸细,俱装甲骑毕竟有两千多人,谁也不敢保证这军令会不会传到敌军耳中,所以,我们事先下了向北的命令,但是临阵却是改为向西,这就是佯攻北方,实突西部,以保护我们真正战术意图,你是老兵,应该知道这一点吧。”

说到这里,公孙五楼继续道,“当年你们跟着先帝,从邺城南下时,一开始说是要占据滑台,夺取中原,但后来过了河后,却突然转向东方,攻取齐鲁,这跟我们今天的打法有什么区别?难道你想说,先帝也是自行其事,有私心吗?”

这番说法,倒是让不少俱装甲骑们暗自点头,窃窃私语,显然,公孙五楼的这番话,听起来没什么毛病,在军中,保密和防间谍是第一位的,临时改变作战计划的事,以前也是多次采用过,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

卡德罗继续说道:“既然是要防奸细,那为何让小林将军也向北方突袭?难道你信不过小林将军吗,还是要说他也是奸细?”

公孙五楼叹了口气:“若不让他打着北海王旗号向北大张旗鼓地突围,如何能掩护我们呢,这叫疑兵,佯攻,你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