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九千岁逼良为妻

关灯
护眼

第324章 你喜欢我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com,最快更新九千岁逼良为妻!

“他不会同意的!”江雁回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他不可能休了我!”

叶俏却信心满满:“他不肯休你不要紧,只要你留在喜华宫,他定会同意!”

“你用我来要挟他?”江雁回神思大震,“俏姐姐,你不能这么做!”

“雁回,我是为你好!他沈焕绝不是你的良配,你还年轻,待这桩事后,我定会让皇上再给你选一门好亲事,到时候你喜欢谁,想嫁给谁,我肯定替你做主!”

“不!”江雁回摇头,“俏姐姐,这两年里,我过得很好,沈焕他对我很好,而且我跟他之间也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其实我跟他相识已久,他虽做过一些事情,可绝不是穷凶极恶之徒,更何况自你进宫,他替你清扫障碍做过很多事情,你的孩子即便真的是司礼监做的,也绝不是出自他手!他绝不会害你的孩子!”

“你自然替他说话,现在的你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竟正邪不分!不管我的孩子是不是他害死的,他身为司礼监掌印绝对知情!那是否是他亲手做的又有什么区别?”提及孩子,叶俏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至于我进宫之后他所做的一切,当初若非他煽风点火,运筹帷幄,我又怎么会入宫?你比谁都清楚,我与他之间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这辈子,他若不死,我决不罢休!”叶俏脸上已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温柔,“雁回,这一次你怪我也好,恨我也罢,我都必须将你拉出来,以后你会明白我的!”

话音落,她吩咐侍卫:“把掌印夫人带去偏殿,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放她离开!”

“你们敢!”江雁回看向叶俏,“俏姐姐,你别逼我!”

叶俏寒着脸:“还愣着干什么?拉走!”

“殷秀,闯!”

殷秀应了一声,直接上前与门口的守卫厮打起来,她武功好,三两下便解决了守卫。

江雁回跟着她往外冲去,肩上却忽然一重,她想努力保持清醒,却感觉眼前阵阵黑,临昏迷前,只见得叶俏脸色冰寒站在身后扶住她下坠的身体,耳边是殷秀的急呼:“夫人——”

“别动!”

倒下的守卫眼见殷秀分神,立刻把刀架在她脖子上,殷秀冷冷盯着叶俏:“我家夫人拿你当姐妹,你却如此对她,你对得起她这么多年的付出吗?”

叶俏冷冷看着她:“这是我与雁回的事情,轮得到你一个奴婢多言?来人,把她绑了!”

江雁回再醒过来的时候在偏殿的卧房。

她扶着脖子起身,认出这是喜华宫的偏殿,急忙往

门口冲去,却现房间门上了锁,殷秀已不知去向。

“俏姐姐,俏姐姐你开门!叶俏你开门!”

任她怎么拍门,外头都没有动静,正屋内,叶俏听见了她的喊叫,吩咐珍珠,“安排个丫头去服侍,记住,得把人看住了,除了不许她出门,旁的一切用度不可怠慢她!”

“娘娘放心,奴婢这就去!”

门很快便开了,来了个眼生的丫头端着饭菜。

江雁回直接往外冲,门口的守卫直接将她拦了回来。

“掌印夫人,丽贵妃吩咐过,您不能出门!”

“我要见她!”

“丽贵妃有吩咐,待到时机合适,她自会来见您!”薆荳看書

“叶俏!叶俏你出来,我不能留在这儿,你放我出去!”

守卫见她扯开了嗓子喊,怕惊扰到叶俏,直接伸手将她推进屋,然后关上了房门。

那一头,丫头在桌子上摆好了饭菜看向江雁回:“掌印夫人,请用膳。”

她说完之后便转身走了出去,任由江雁回独自对着一桌子饭菜。

江雁回看着空空荡荡的房子。

她没想到叶俏竟然敢这么做,沈焕呢?他如果知道自己没有回府,会不会找她?

可他现在都在生她的气,根本连府都不回,既不回府,又如何知晓她在不在府里?就算是府里的人通知了他,只怕也得明天。

江雁回在桌子旁坐了下来。

只有等了!

这一等就是一整天过去,外面不但没有半点动静,整个喜华宫也静悄悄的,好似没有任何人现她被关在这儿。

又或者说,没有任何人在意她被关在这儿。

一直到了晚上,江雁回终于坐不住了。

她有些担心沈焕出了事。

按照叶俏的说法,上次祭天大典的事情铁定是露出了马脚,至于那些刺客是不是司礼监的手笔她不知道,如果这样的罪名真的扣到他头上,他说不定真的有危险!

一想到这样的危险很可能致命,江雁回就更加坐不下去了。

她不能留在这儿!

但是现在,外面看得紧,她还找不到出去的法子,只能先稳住心神,等待出去的良机。

一转眼又是三天过去。

这三天她照常吃喝,除了第二天坐立不安,之后的每天她起床后就碰了本书看,大抵是这样的安静让叶俏以为她想通了,在第四天的时候她竟然过来看了她,还好言相劝。

江雁回这回

没有跟她硬着来,只说自己想通了,愿意配合她,叶俏喜出望外,当天在她那儿坐了许久,甚至直接解了她禁足,让她在院子里走动。

于是江雁回便安安心心的陪着她,直到第七天的晚上,她已经摸清了喜华宫内的情形,还有喜华宫外面守卫的换班时间,因此这晚子时过,趁着换岗的空隙,她打晕了睡在她床下的婢女,然后换上她的衣服,出了房门。

这几日,她不止摸透了外面守卫的换岗时间,还寻到了殷秀的所在地。

她被绑在喜华宫后院二楼的一件空房子里,这是江雁回每晚夜探后找到的。

殷秀看见她来,喜不自禁:“夫人,你怎么样?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先别说这么多!”江雁回替她解着绳子,“丽贵妃武功不弱,我们得动作轻些,若是被她现就不好办了!”

江雁回把身上的衣服脱给殷秀换上,等殷秀出了门,她才悄声跟在殷秀后头。

殷秀走到门口,还没等守卫问她便已经出手揍晕了守卫,然后带着江雁回顺利出了喜华宫。

此时已经子时过,后宫里偶有太监宫女走过,安静得出奇。

两个人悄悄望着宫外的方向去,刚出后宫,迎面便看见巡逻的禁卫军,殷秀当即拉着江雁回躲进树丛。

“夫人,眼下还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我们这个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江雁回也想过这个问题,垂下头摸向腰间的玉佩:“如果掌印出事,就凭我们两个人,偌大的皇宫只怕我们插翅难飞!”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一直躲着,等喜华宫的人现我们不见了,必然会搜捕我们,到时候想有再跑的机会只怕是不可能了!”

江雁回抿唇:“我们先回后宫,然后你抓个宫人问一问掌印的事!”

殷秀眼前一亮:“好!”

两个人回到后宫,很顺利就抓了一个落单的太监。

那太监被掐着脖子也不敢大声,哆哆嗦嗦道:“司礼监早在三天前便出事了,萧将军查出司礼监有谋逆的嫌疑,掌印已被幽禁,就等最终的结果下来审判了!”

“掌印被幽禁在何处?”

“就,就在宣室!”

殷秀手起掌落,果断把那太监打晕了。

“夫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沈焕既然被幽禁,外面必然有人把手,凭我们两个人不可能把他救出来,即便救出来了,我们也无法出宫!”听到沈焕被幽禁的消息,江雁回心神大乱。

既然整个司礼

监都出事了,她现在必然也没法凭借沈焕这块玉佩出宫了,只能想别的法子!

她在原地站了好一会,良久之后抬起头来:“我有一个办法。”

萧培陵刚刚和禁卫军统领换完岗。

他正独自一人四处巡视,走到一处密林道,脚下忽然飞来一块石子。

他精神一震,当即拔出半截剑:“谁?”

“是我。”

江雁回从密林中露出身形:“萧将军,能否借一步说话?”

萧培陵一怔,松开握剑的手,又看了一眼四周,这才进了林子。

看见江雁回身上的衣着,萧培陵眼中掠过狐疑:“雁回?你怎么会在这儿?”

江雁回抿紧唇:“掌印是不是出事了?”

萧培陵眸底动了动:“是。”

“他会死吗?”江雁回眨了下眼睛,眼底迅盈出泪来,在月光下楚楚可怜。

萧培陵喉头微动:“你别担心,他暂时只是被幽禁,得待祭天大典的事情水落石出,皇上才会处置,暂时他是安全的。”

江雁回这才似松口气,垂下头来:“我这几天其实是被你表姐关在喜华宫了,刚才我才逃了出来。”

萧培陵一凝:“你是逃出来的?”

江雁回点了点头,又有些小心翼翼看他:“你会把我送回去吗?”

有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萧培陵当即按住江雁回的肩膀,同她一起蹲了下去。

等那群人走了,萧培陵才看向她:“我送你出去。”

他把江雁回带到一处宫殿里,给了她一套侍卫服侍:“你先去换上。”

江雁回接过衣服,颇为感激地看向他:“谢谢你,萧将军,我以为你会把我再送到你表姐那!”

萧培陵什么也没说,脑海中闪过的,却是那日火海里,江雁回拼死救他离开的场面。

他眼底轻闪了一下:“快去换上吧。”

江雁回去换了衣服。

等她换好出来,已是普通侍卫模样。

萧培陵领着她一路往宫门口而去,彼时遇见了许多巡逻的禁卫军,大家对萧培陵都毕恭毕敬,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所怀疑。

到了宫门口,萧培陵直接说自己有要事要出宫一趟,守卫只是盘问了两句,就放他们离开了。

宫门外有备好的马。

江雁回当即向他感谢:“谢谢,你不用送我,我可以自己回去!”

“现在整个掌印府都被禁卫军围着,你回去等于送死。”

江雁回一怔:“也就是说我现在等同于通缉犯了?”

萧培陵什么也没说,翻身上了马,而后朝她伸出手来:“上来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江雁回犹豫一番,最终上了马。

萧培陵载着她一路飞奔,风疯狂打在她脸上,刺骨的冷,冷得她整个人直犯哆嗦。

萧培陵见状把身上的披风裹在她身上,这才带着她继续狂奔。

他一路无话,江雁回也没有说话。

直到到了一处宅院前,萧培陵将她送进屋里:“这是我在京郊的院子,不会有人来查,你暂时安心在这里住着,里面有一些日用的东西,若是缺什么,明日我过来,我再去给你买!”

江雁回摇头:“不用了,我今天接住一晚,明日就走,现在我已等同于重犯,我不能连累你!”

“你先安心住着,其余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江雁回还是摇头:“你帮我出宫,我心里已经很感激你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连累你!”

“雁回!”萧培陵欲言又止,“你我之间,又何必说这个!”

江雁回难得地看着他笑了笑:“可是你表姐若是知道是你带我离宫,必然会怪你,我总不能让你们姐弟心生嫌隙,而且如果掌印真的出事,作为他的夫人,我必然无法幸免,谋逆可不是小罪,这样的大事面前,我肯定不能拖你下水!”

“培陵,谢谢你,你已经帮我够多了!”

萧培陵眸底复杂的看着她,良久才道:“可你有今天,也是因为我!”

江雁回一怔,“为何这么说?”

“那条密道,我看见了。”萧培陵缓缓道,“那天,你们应该是想要离开的吧,却因为救我,你回来了,是不是?”

江雁回眸底动了动,看向他。

萧培陵见她不说话,便知道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忽然就别开脸看向漆黑的夜空,眼底隐隐有些难过。

“其实你应该告诉我的!”他回转过头来,看着江雁回,眼底隐隐泛红,“如果你早一点告诉我,你喜欢我,我不会让你嫁去掌印府,无论如何,我都会阻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